温世仁著《秦时明月》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秦时明月  作者:温世仁 书号:49578  时间:2020/3/23  字数:14001 
上一章   第九章 太上忘情(全剧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杀光你们…我杀光你们…”徐让运起千狱寒圣手,原本只积聚在他两只掌心的那层白霜,渐渐开始向外扩散,迅速遍及周身,疏疏落落地覆上了他的耳际、颈项、嘴、白发…徐让蓦地发出凄厉已极的长声哀啸,那啸声像一把刀子似的,切过秋天的树林,切过山脚下那片空旷泥地。

  众人闻声变,方更泪口中急喝:“快快掩闭双耳!”连同花升将在内的数十名各派弟子识得厉害,立刻撕下衣衫布条,入耳。还有一些内力低微的年轻弟子们抵敌不住,索紧紧捂起耳朵,拔腿奔逃。方更泪、朱歧、陆元鼎、贾是非、唐过天等人运气专心抵御,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卫庄此时以已身受重伤,再经徐让这么一震,旋即昏厥。

  荆天明口中也是一声长啸引吭而出,与徐让啸声对抗,手下同时以一招“七零八落”便向徐让打去。原来荆天明看徐让两眼泪不止,口中狂啸不休,似乎已无章法,只是疯也似地拍击抓劈,但只要被他拍到的人非死即伤,立即出手相救众人。

  “真是多事。”珂月跺脚斥道,却也递出一招直击徐让下盘。方更泪、花升将两人随即也以百夫法中的“桑女绞丝”去绊徐让。风旗门唐过天、八卦门贾是非却大打手势要本门弟子快快逃走,自己也脚底抹油,随即开溜。

  荆天明、珂月等人,但觉一股又一股凛冽的寒气,从徐让的掌力中铺天盖地而来,冻颊刺骨,几窒息,就连原本自己身上的汗水,都渐渐地化成肌肤上的一层薄霜。

  荆天明绷着脸紧闭双,这时别说是要开口油嘴滑舌,就连想笑都已经动不了脸皮,眼角余光瞥见珂月也是咬紧牙关勉力撑持,原本鲜红滴的嘴竟已发青,双颊更毫无血。方更泪、花升将两人更惨,倒像雪人一般。原来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八卦门掌门陆元鼎,此时见状,竟然仍有胆剑加入围攻徐让的战局。

  “快想个办法。”荆天明手下不敢有丝毫懈怠,招招皆以十分真力送出;珂月亦然。两人虽使得正是徐让千狱寒圣手的死对头九魄降真掌,但两人内力与年破百岁的徐让相去太多,实在不是对手。两人脑中虽然急转,却一丁点儿办法也无。

  此时荆天明以一招“四顾茫然”右掌内翻朝外推出,似攻实守,左手反掌斜拍,挡下徐让一手自上而下的扒抓;珂月则左肩下,右肘略提,便是“六神无主”的起手式,好来架开徐让另一手由下往上的拍击。怎料徐让完全不将两人的攻击放在眼中,正中拍出两掌,势道磅礴,犹似山崩地裂,霎时间,老人的全身已被白霜覆盖得只见两双眼珠子。荆、珂二人不及变招,闪亦不得,挡亦不下,眼看二人皆要受上重击。

  “荆兄弟危险!”花升将高声叫道。

  “珂月宫主小心!”陆元鼎也喊道。

  “此番再无侥幸。”荆天明、珂月两人心意相通,知道徐让这一掌送到,两人即将同时毙命,都是调转过头,望向彼此。荆天明瞪大双眼和珂月四目相对,两人平生第一次如此靠近,鼻尖与鼻尖只不过间隔寸许。便在此时,徐让那两掌送到,荆天明、珂月一人挨了一掌。两人咬紧牙关,紧闭双眼,各自以真气抵御。岂知徐让这两掌虽打中自己身上要害,但那冷若寒霜的毒掌力,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向自己体内?

  荆天明、珂月两人仿佛等了半年那么久,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眼望向徐让。只见徐让全身被自己的白霜覆盖,眼中犹有泪痕,面目狰狞,双手还硬生生撑着;但人却已经气绝了。原来在刚才那一瞬间,这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终于油尽灯枯、寿终而亡了。

  “真是侥幸。”方更泪吐出一口气,身体一松,居然脚软站不住瘫倒在地。荆天明、珂月也有隔世之感,珂月轻轻将徐让一推,这个与她家有四代冤仇,害得珂月从小颠沛流离的老人,便像僵硬的木偶一般,向泥地倒了下去。

  “咦?”珂月拿手抹脸,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早已泪腮,原来自己内心深处真是怕得要死。“哭什么?”荆天明安慰她道“你应该笑啊,徐让一死,端木姑姑不就安全了吗?”

  “嗯。”珂月收起眼泪,走到端木蓉与卫庄身边,问到:“姑姑,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乌断姑姑人呢?”端木蓉此时正在照看卫庄的伤势,听珂月问,连头也不回,只是扬手一摆,回道:“死啦。”

  “是吗?死啦。”珂月如痴似呆地重复着“死啦…死啦…”

  “嗯,死啦。”自从亲眼看见汤祖德下长生不老药,证明自己多年来的苦心研究确然成功之后,端木蓉整个人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中仿佛少了什么,却又号不是很明白缺少的那一块拼图到底是什么?端木蓉轻轻为晕厥过去的卫庄把脉,冷冷地吩咐荆天明道:“你过来。用三分内力,在这儿…”端木蓉指着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朝这三聚会之处拍下去。记住,只要三分力道,你若用力过度,把他打死了,我可不负责。”荆天明点点头,依言向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拍落。只拍了一下,卫庄真的便悠悠转醒过来。

  “好了,好了,卫大叔醒过来了。”珂月拍手笑道:“大伙儿都捡回一条命,即使如此,我们也快走吧。”珂月望望四周,众人早已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他们四人。

  “嘿嘿!只怕碍难从命。”赵楠老、白芊红三人慢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赵楠一脸狞笑,面惊慌,白芊红却心怀愤怒。荆天明等人适才全心全意在抵抗徐让,竟没想到被这三人围住。“咳咳——咳咳——”卫庄一开口说话,便牵动伤势咳个不停:“我早该想到你们会埋伏在树林外,说吧,你们带了多少人来?”卫庄硬睁着双眼,瞪视赵楠问道。

  “也不过就带了三十队弓箭手。”赵楠摆摆手,狞笑道:“右护法也不是不明白,保护仙药,事成后除去端木蓉、乌断,乃是方上与我们的任务嘛,我怎敢有丝毫懈怠呢?”珂月闻言,翻身上树。但见阳光穿过枝叶,疏疏落落地映耀出点点箭尖银光,宛若夜空繁星。阴暗的树林中俱是身穿铁甲的秦国士兵,数量竟有上百成千。珂月登时忧心忡忡,暗想着“卫大叔身受重伤,端木姑姑的功夫只怕也不济事,要想在箭雨中安然离去,几乎是不可能…”荆天明也望向树下半倚半卧的卫庄,寻思道“照理说师叔手中应该有月儿的黑剑才是,怎么空着手?八成是刚才扶她来此的时候,从师叔的手中滑落了。月儿的白剑已失,黑剑也不在此,如今赤手空拳,怎么抵挡这么多弓箭袭击?”想着也是面带愁容。为今之计,只得摆出二皇子的身份,看看赵楠肯不肯退兵了。

  今天么虽没有把握,也只好扬声喊道:“怎么我父王今竟派了这么多人来接我?老爷子、赵护法,这排场也太过盛大了吧?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出笑容,摸着胡子回道:“让二皇子受惊了,老夫着实惶恐。但方上特别代不得任月神、神医走。这些鬼谷弟子都是一等一的弓箭手,要他们中左边那片树叶,便没有人得中右边那片树叶,二皇子莫要担心,是万万不会中您的。”

  “见鬼!这样我更担心了。”荆天明心中暗骂,脸上却笑“这就不好办了。这神医端木蓉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师父之一,我怎能让你们杀了她?还是请几位高抬贵手,让她走了吧。后我禀明父王,人是我放走的便是。”

  “嘿嘿嘿!”赵楠接口道:“二皇子既然这么说,何不与属下一同回到仙山圣域,直接禀告方上。有您在方上面前担保,方上必定同意饶了端木姑娘的命。”赵楠见荆天明眼神飘忽,知他心中定是在打主意带人逃走,为防荆天明这一手,赵楠早有主意;于是,他将手一扬,命道:“将人带出来!”

  几个鬼谷弟子身着黑衣黑,听赵楠有令,当下同声答道:“谨遵左护法之命!”说着便到树林间拖出一个人来。辛雁雁双手反绑,长发散,走路也有些困难,显然是被俘虏了好几天了。

  “雁儿!”荆天明大惊失。珂月也吃了一惊。

  “荆大哥!就我。”辛雁雁见荆天明便在左近,忍不住也叫出声来。

  见了辛雁雁委屈的模样,荆天明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救出她来;只是几个鬼谷弟子,用刀架在辛雁雁颈间,只怕自己稍动一动,辛雁雁马上有性命之忧。“姓赵的,你说吧,到底想怎么样?”这个赵楠先杀了盖聂,又转头依靠项羽,如今又抓了辛雁雁来要挟自己;自己却对这老巨猾的家伙,毫无办法。荆天明肚子气,说起话来也就无礼了。

  “二皇子,言重了。”赵楠稳占了上风,倒是帮自己留着退路“属下岂敢伤了辛姑娘一丝头发。不过是想着二皇子需要有人陪伴,这辛姑娘倒生得貌美可人,这才将她留下,也好叫她侍奉二皇子。属下哪敢有什么要求,只是想跟着二皇子一块儿带着神医端木蓉回仙山圣域,好对方上差罢了。”

  “这…”荆天明没料到赵楠居然会利用辛雁雁来要挟自己,一时间也真不知如何才好。“天明…你…不懂,他们是想要逃掉那护丹失职的大罪。”卫庄强忍中剧痛,小声对荆天明言道:“你…你退开些…”

  “左护法…”卫庄从怀中摸出一颗蜡丸,尽量高声对赵楠言道:“左护法放心,先前被人夺去服下的那长生不老药是假的!真药一直在我怀中。”说着便将那颗蜡丸轻轻向赵楠抛去。

  “方才那汤祖德吃的仙药是假的?”赵楠老闻言都是一愣,两人虽然躲在暗处,但那汤祖德临死前返老还童的模样,两人都是看的清楚,怎么可能吃的是假的长生不老药?老暗忖“徐让镇在旁严密监视,岂容你有丝毫机会调包换药?”正驳斥,哪知赵楠却收下蜡丸,忽然朗声回道:“原来如此!右护法果然有先见之明。这才骗过了反贼徐让,保住了仙药。”

  “是啊。咳咳——”卫庄见赵楠领情,松了一口气,又道:“那月神乌断已死在反贼徐让的手下。神医端木蓉虽说逃走了,但也被我打得身受重伤,料想是活不下去了。”荆天明、珂月两人听得一头雾水,此时端木蓉人明明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边,怎么说她身受重伤?卫庄护卫端木蓉犹恐不及,又怎么舍得亲手将她杀伤?

  荆天明、珂月两人听不懂,赵楠心中却一清二楚。卫庄言下之意,仙丹非但没有失去,月神乌断也依方上指令处死,后就算端木蓉还活着的消息传到方上耳中,卫庄也一力承揽了后果;自己则护药有功,免去了失职的责罚不说,说不定另有嘉奖。卫庄这几句话说将下来,非但是赵楠,连老脸上都放出来欣喜的光芒。

  老摸摸胡子,依样画葫芦说道:“正是!左、右护法今立下了好大的功劳,这都是老夫亲眼所见。”

  “是啊,那端木蓉受了右护法两剑,血如注,只怕是活不了了。”赵楠本不与荆天明这个二皇子真正撕破脸,也空口说白话,顺手又推了辛雁雁一把。“至于这位姑娘嘛,唉!这位姑娘是谁,老夫从不曾识得,也无心探究,还是请二皇子代劳吧。”辛雁雁受他这么一推,脚步踉跄地跌到了荆天明身边。

  “如此甚好。”卫庄点点头“这就请几位先行一步,将仙药呈方上。我随后便到,自会将两位护丹的功劳禀告方上。”赵楠老深知秦王对卫庄的信赖,听卫庄竟然肯为自己美言,都是高兴极了。两人带着“仙药”率着三十队弓箭手,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卫庄直到他们走得远了,这才放下心来。“天明…快!快带端木顾念走!咳咳——”哪知一口气松懈下来,竟然吐出一口鲜血,卫庄悄悄擦去血迹,只是一个劲儿催促荆天明送走端木蓉。

  “庄哥…你…”赵楠老二人走后,白芊红就一直站在原地。她眼见自己丈夫身受重伤,担忧不已,宁可冒着性命危险,与珂月、荆天明等人留在一块儿;岂料自己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只一心一意想着端木蓉!加上卫庄方才用假药来换取端木蓉的性命,课件得卫庄他真的…“庄哥,你…你竟然这样想方设法,不顾性命地也要护得这女子周全吗?”白芊红再也无法忍耐,拔出闭血鸳鸯刀,指着端木蓉的鼻子说道:“庄哥,这女子跟你有何关系?为何你这样对她?”

  “你想干么?”珂月往前跨上几步,挡住了端木蓉“什么你啊我啊的,这两人一个是我大叔,一个是我姑姑,你别想…”

  “不,你只要护住端木姑娘。”卫庄却道“珂月,你让她过来。不要…我不要你们管…让…让她来。”珂月一愣,将端木蓉拉到自己身后,却让白芊红持刀上前到卫庄身边。

  “庄哥。”白芊红心中凄苦莫名“我有一事问你,你实说了吧。庄哥,你…你是不是…喜欢…端木蓉?”

  白芊红和卫庄四目对视,两人皆是动也不动。卫庄忽然发现,夫结襟多年,这却是他第一次好好地,真正的,注视自己的子。卫庄非常清楚地从白芊红脸上看见那份他所深深了解的痛苦,他心中的愧疚怀而出。

  “庄哥,你回答我,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好吗?”白芊红颤抖着手,用鸳鸯刀直指着卫庄的膛,卫庄却没有阻止。荆天明想要上前,被卫庄用眼神退。霎时间,荆天明明白了,珂月也明白了,卫庄将会死在白芊红手下,但他们却不能阻止,只能眼睁睁瞧着,因为这是卫庄自己的选择。

  “你心中所爱的那个女人是我,对不对?”白芊红完全不管周围还有其他人,手下施力,将鸳鸯刀缓缓地刺进卫庄膛边问道。卫庄强忍痛楚,用非常忧伤的表情望着白芊红,却没有说话。

  “现在我明白了,结婚近十年来,你从没有爱过我。”白芊红的话语冷得好像结了冰,但脸上的热泪却个不停。这一时,她从没这么爱过一个人,也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白芊红将鸳鸯刀又刺进去一寸,声音惨然,仿佛被刀刺中的人不是卫庄,而是她自己。“你虽没爱过我,但你也从没有爱过端木蓉,对不对?”

  “芊妹,对不起。”卫庄终于开口了,说得却不是白芊红想听的话。

  “你胡说。”鸳鸯刀的刀刃完全没入了卫庄的膛,鲜血将他前的已近晕染成一片鲜红“你爱的是我。这些年来,你敬我、爱我、真心真意关怀我,除了我以外,心中从不曾有过另一个女人。”

  “对…对不起。”卫庄勉强说道,他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对。”白芊红倏然松手跃开“他刚刚说对,你听见了吗?”也不知她是在跟谁说话,那张娇绝伦的脸庞出喜悦的神情,嫣然笑道:“他说了…他说了…我的丈夫说对…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芊红眼神晶亮,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已看不见任何人,只是自顾自地往树林另一端走去,口中喃喃说道:“想我白芊红名远播、智冠天下,哪有人料得到结婚近十年,我白芊红仍是处子之身。卫庄…卫庄!你在哪儿?我、我来找你了。卫庄!卫庄!你在哪儿啊?”

  “原来…卫大叔爱端木姑姑爱得那么深。”珂月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眼见白芊红的身影消失在树林内,珂月忍不住说道:“端木姑姑,看来卫师叔这么多年来,爱的依旧是你。其实…其实我知道,你虽不说,其实也很喜欢卫大叔的,不是吗?”珂月眼见卫庄随时都会咽气,想要在他临终之前,让端木蓉随口说一句安慰他也好。哪知端木蓉完全不顾珂月挤眉眼,立刻回道:“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哪有这回事。”

  卫庄见端木蓉如此无情,倒先笑了,这一笑,血得更急了。他已自知不起,急寻荆天明言道:“天明…天明在哪儿?你…你听我说,善待…善待你的父王,就算是我求你。啊?”卫庄见荆天明含泪点头,一口气再难涌出,只挣扎着看了端木蓉最后一眼,说道:“情这一字,真苦啊。想我卫庄…若…若有来世,断不再论请问爱。”语毕,眼睛也未闭上,仿佛还凝视着端木蓉,便断气了。

  “卫大侠。”端木蓉见卫庄身亡,这才走了过来,蹲下身去对卫庄的尸首说道:“你三番两次救我性命,我端木蓉无以回报,如今完成你最后心愿,也好叫你瞑目。”说罢取出怀中刀刃,一刀戳向卫庄的头顶。珂月不知端木蓉要干么,只吓得大叫。辛雁雁也怕得花容失,躲到了荆天明身后。

  端木蓉剖开卫庄头骨接处,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她为卫庄治疗的伤口。端木蓉取出那依旧深深埋藏在卫庄脑中的半紫藤花木簪,顺手抛在地上,说道:“论请问爱?傻子才干这种事情。如今我为你取出祸首,如有来世,你定当自由如天上鸿<秦时明月> Www.EjUxS.CoM
上一章   秦时明月   下一章 ( 没有了 )
霸王风流飙哥烈剑情焰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
温世仁著《秦时明月》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秦时明月最新章节-第九章太上忘情全剧终,致力打造秦时明月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秦时明月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秦时明月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秦时明月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