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详著《一鸣惊人》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鸣惊人  作者:不详 书号:48036  时间:2019/3/17  字数:7859 
上一章   第二回 初入花丛 久旱甘霖    下一章 ( → )
话说一鸣正卧于香闺绣榻上假寐,忽然听到户环佩叮当接着开门之声,急急坐起身来,果然又见到一帮俏婢拥着先前见到的美人儿进了房来,此时他仔细打量一番这位美娇娘。

  但见她身肌袅娜,体态翩翩、乌云分叠,摺髻高耸,一张瓜子脸儿,肌肤水水白如脂,或许因为饮了些酒,两颊红的,眉弯弯如新月细长入鬓,一双眸子秋水为神,水汪汪的含情脉脉,配上如玉琼鼻、樱桃小嘴儿,真是望之即可动情;石榴裙下,尖尖瘦瘦一双三寸莲钩,穿着大红缎子的绣花鞋,体态轻盈恰似杨柳舞风,直望得一鸣似醉如痴,心想那古时之西子、昭君也不过如此。

  待美人儿吩咐婢女退下关门后,回眸望了一鸣一眼,杏眸含情,稍带羞意的吃吃笑声中开始解衣宽带起来。只见她那一双纤纤玉手,有如舞蹈之动作,优雅的上下游移着,开始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身上的绸缎华服纷纷落于光可监人的硬木地板上。

  一鸣目不转睛看着美人儿衣裳一件件的滑落,随着美人儿身上衣衫越来越少,出那雪白修长的双腿,柔软的纤,雪白的颤动动不已,随着儿一扭那对高房看似摇摇坠,上面顶着两粒嫣红的蓓蕾,底下一片轻纱终于飞落,下妙处若隐若现。娇美的脸儿面向一鸣,双眼含情脉脉对着一鸣把那秋波送盼,似乎对这一刻充期盼。一鸣那曾见过这般的怡人,张口结舌的在那儿出神,身体却感到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急促、也越是觉得口干舌噪,几乎忘了自己姓谁名谁了。

  美人儿一身如润玉洁瓷之肌肤、丰腴耸之房、平坦滑顺之小腹、柔若无骨之柳,还有雪白修长大腿之间那丛乌亮,一切的一切,在明灯高照的绣房中,让一鸣一览无遗。一鸣不一口唾,他从来未曾见过女子赤身体,从没想到一位美女之体竟是如此美好人!一鸣真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为真。

  随着面前美人息,口齿间透出些许醇酒芬芳,俗语说“酒为之媒”或许也因为如此,令那美人儿作风是直接而大胆,在罗衫轻解之后,顺势上了榻,而且一上来就来个叶下偷桃,摸上了一鸣那足以傲人的,同时又赞不绝口说他好。

  这一句句娇滴滴声音,银铃似的令一鸣听来觉得浑身舒畅,令一鸣十分心动。

  然而到底这一鸣初入花丛,再加上身上机关被制,得窘红,有意与美人儿姑娘一圆神女会襄王之梦,只可惜不知如何下手,在这个时候,花了一整个下午苦读的素女之术,似乎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美人儿见一鸣红着脸呆呆的半卧在上的模样,只道他是面皮薄,需要卖些手段他入港。于是体贴的将手放开,伸手勾住一鸣的臂儿,一只玉着他的上臂,并将头枕在他肩上,虽然美人儿虽然没作声,但这样动作却包含了万般情意。一鸣只觉得一股脂粉发香扑鼻而入,不一阵心神漾,渐渐抬头、不断脉动。

  一鸣战战兢兢扶着美人儿玉肩,她则故意撒娇似的趁势横倒在他怀中,星眸微闭、风情万种,赤的美人入怀,任你是坐怀不的柳下惠,到此时也无法悬崖勒马了!只是一鸣虽然为弱冠之年,却从未经人事,所以有点不知所措,双手还真不知道该放那儿才好,是要放高一点,还是要放低一点才合宜,手颤抖抖的举棋不定。

  一鸣这生涩表现,让经验较为丰富之美人儿心中暗自欣喜,心道:“原来是个<童子>!”能够拔这俊俏郎君之头筹,为他做第启蒙,也不枉冒这番私藏男子之风险。

  一知这俏郎君是个新鲜滑童子,美人儿微微一笑,越发使出全身解数,一连哼了几声,把一鸣得入骨、醉得死。然后媚态横生的牵着一鸣手儿,放在自己丰房上让他抚摸。 一鸣的手掌一按到美人儿玉,只觉得入手柔软又富弹,顿时脑海一阵晕眩,有如天旋地转一般,不脸红心跳、呼吸急促起来。美人儿那双玉手轻轻的勾在一鸣的颈子上,故意在他耳边吹气,用感挑逗的声音说道:“嗯…好郎君…你有没有跟姑娘要好过…嗯?”

  一鸣的手掌不敢动,心情十分激动,脸儿涨得通红,头儿左右摇得摇得像那波鼓一般。

  美人儿见了十分满意,于是又用妩媚人声音说:“…如此说来,今夜可就是个特别的良辰吉,咱们一对有情人将同赴巫山、共登极乐…”

  美人儿这话儿有如钱塘般震撼一鸣心灵,突然间他感到全身血沸腾,身手也灵活起来,一手滑下搂住美人儿柳,一手抚摸着双。美人儿杏眼微睁,含情脉脉,两手抱住一鸣颈子,送上两片香,两人难解难分扭挤在一块了!两颗心儿如一对小鹿儿急剧跳动,口鼻咿咿嗯嗯的呼吸迫促。

  感受到一鸣的热情反应,美人儿随之将樱移动向下,从一鸣的脸颊、肩颈、膛,一路吻而下,美人儿身子也一面往下移,只吻得一鸣心神摇摇,意马难栓,下之巨物跃腾而起,恰似初生之虎犊,跃跃试,当美人儿的脸移至一鸣下时,就看到一跳跃眼前。

  美人儿爱怜的看着一鸣那处男具,茎儿上之包皮,依然缩裹着头之凹沟,她伸出纤纤玉指将具圈住,一鸣那具初受女子触碰,心情十分激动,然而当美人儿轻轻将包皮往部挤下时,一鸣稍稍感到轻微不适之刺痛,身子往后一缩。

  当那头如新拨荔枝般出头角时,美人儿先开始在具上用樱轻吻一番,润的舌头便在头上转动了好一会儿,接着又毫不犹豫张开樱桃小嘴儿含住那大头。

  一鸣正闭上双眼在轻柔樱舌触中陶醉着,突然觉得被一股温暖、热给团团围住,一阵阵舒畅直冲脑门,双眼一张,全身酥的胡颤扭,儿一夹,不“哈”的一声长,一股浓郁、浊白之处男,竟如丧家之犬落荒而逃之小白狗,忍不住的“嗤!”的一声冲出马眼。

  一鸣会这样早就身,出乎美人儿意料之外,闪避不及竟然让洒得一头一脸,脸上稍纵即逝的出现了失望哀怨神情。一鸣则是神色黯然,一副歉然模样,美人儿慢慢起身,取了条巾儿将秀脸上擦去,一面柔柔说道:“…郎君这可是初次吧!…没关系。 …我们再来过…”

  美人儿扭靠近一鸣,跨坐在一鸣腿上,前后移动下身,把下玉户贴在一鸣大腿上磨擦。伸出一双玉手围绕着一鸣的颈项,凑上樱红的朱,亲吻着。

  美人儿的舌头在一鸣的嘴里探索着,贪婪的着他口中唾。一鸣既觉得香的触感、觉得大腿受那绒间有那尖轻拂,诸多令人陶醉感觉,反倒令一鸣全身失去知觉一般僵硬、麻木!连那原已早微软的,也硬僵硬起来,而且肿得有点难受。美人儿用眼角余光偷瞥了一眼那已回具,嘴角勾起得意的微笑。

  一鸣被美人儿热情亲吻、娇躯磨擦之导引,慢慢那手儿有了反应,开始轻轻抚着美人儿光滑背脊、,渐渐大胆游走于那丰之间,其上细珠,不学即通开始爱抚美人儿玉体。一手则顺着她又又滑的玉体往下抚摸,细肌肤贴着手心软绵绵、温润润的好不舒畅,手儿越过肚脐渐渐接近那人之“妙境”以一探其究竟,首先着手处是绒绒一丛草,其下则是两旁鼓凸凸之玉门关,中间微微出那道桃源仙境。

  双人互动开始入港,一鸣有种福临心至、手到擒来之感,研读了一个下午的“素女之术”开始在心中融会贯通起来,令一鸣忽然觉得热血沸腾,开窍似的把美人儿按倒于上,学着先前美人儿对他全身之吻,趴伏着亲吻美人儿人香躯。他那嘴与手掌在美人儿身上游移着,吻遍、抚遍了她的全身,肩、颈、、腹、腿儿,最后一直吻到了下芳草萋萋的神秘地带。美人儿则烈扭摆着玉体,娇声息着。

  一鸣的手摩挲着美人儿修长双腿,把脸埋再她的间,嘴与花互相磨擦着。

  美人儿户已经是泛滥成灾了,一鸣更是啧啧有声的品尝她甜美之琼浆玉

  正当一鸣伸长舌头,津津有味着美人儿的两片鼓起之花,美人儿不住那麻感受,不哼声叫着:

  “…好郎君…你那嘴儿可真厉害…阿侬,阿侬不行了…”

  反正一鸣口不能言,无法出声回应,于是专心一意的舐那花,以行动回应。随着美人儿身子反应肢体动作愈来愈剧烈,彷佛受到鼓励、奖赏般更加卖力。

  美人儿无力的用手搂着一鸣的头,嘴里更是语无伦次发出情叫声,不停地高她那俏,让他的舌头更能深深地入甜美之中。美人儿在一阵颤抖、搐、痉挛之中,一股充麝香甘甜之,涌出玉门落入一鸣口中。

  小丢了一会儿,美人儿随后急急拉着一鸣身子在自己身上,用修长双腿包挟住一鸣部,摇摆的部磨蹭着他的,然后发出乞求的鼻音说道:

  “郎君…阿侬要…”

  一鸣这时才猛然发觉,沉于吻抚美人儿美妙玉体,自己几乎将苦守一旁的下小弟给冷落了,见她那两腿间那桃花江已是津泊泊,泛滥成灾,于是猴急的伏在她的身上,身胡乱冲刺,此时正显出童子毫无章法之青涩,美人儿等了许久,那头还在外面滑来滑去,不得其门而入,磨得美人儿心中的,更惹得她在他身下一阵娇笑:

  “哎呀!你这人是怎么了,半天不得其门而入?让我来吧。”

  边说着美人儿伸手轻轻将他推倒仰卧,然后跨坐在他身上,扶着对准她那玉门,抵着。一鸣仰卧在下察言观的体察上意,见美人儿准备套下时,也准备奉承的上顶,突然间两人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扭摆着肢向下沉,一个鼓气往上刺,在一鸣而言只听到轻微的“噗滋!”一声,而对美人而言则是脑门轰的一声,似乎像听到一声爆竹,又像旱天里一声暴雷,一时间,美人儿如同负了伤的小白羊,全身颤抖着,小嘴里不住的哀声哼着:

  “哎呀,疼,疼死阿侬了!”

  再向下一摸,天呐!这冤家还留着五六寸在外面呢。若是凑近去看的话,此时玉户中才进一个大头,就挤得美人儿户涨突突的,更加了,里里外外已是水不通,美人儿先整好自己的身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具上,又轻捏了公子大腿一把,像是自言自语的埋怨说:

  “郎君真是太大了,这会儿怎么比阿侬房花烛破身时还痛,郎君可要多疼惜奴家啊!”一鸣脸欠然,急急坐起了上身,双手轻轻抚她那对高耸的肩,直点头不已。

  美人儿见到一鸣那诚惶诚恐的表情,感到十分贴心,那下之痛早已烟消云散,不对着一鸣嫣然一笑,这一笑更显得她是人更娇、情更深、爱愈重,一鸣则是玉人在抱,情不自的低下头去,轻吻她那润红的樱

  两人情所爆出火花不断在四肢百骇间翻转,为那情慾火、情慾狂令他那儿狂跳,她的花心猛烧,这一对白壁似的人儿,男的眼儿冒火,女的媚入骨,共谱出了上中下三部曲,首部曲:含吐舌,舌儿卷在一块儿如鱼得水,中部曲:搂,数不清的轻怜爱,三部曲:,可说是水融十分契合。

  一番爱抚之后,一鸣感觉到她的出,且是十分丰沛,连整个儿具都润了,她的户也越觉得肥腻柔润起来,于是紧握那两只玉,不住的抚摸着,捏着两粒头儿,如此让美人儿更是发,花心难忍了。

  她眯起了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儿,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细儿轻轻摆动,粉不停摆动着,旋转着向下研磨,两片肥厚的花也越发的分开了,紧紧的挟住他那大头,一一吐有如鱼儿水般。

  紧咬银牙,小嘴儿急速的呼吸着,轻轻的呻,体内的酸痛,使得美人的魂儿都快要飞了,而慾火的焚烧,使她更加企求硬实东西,以填那些空虚已久之处,一次又一次深沉坐下,次次都发出深沉低微“噢哟”叹息,底下那两件宝贝儿也发出“唧唧”声加以应和。

  一鸣温柔又多情的轻轻具,一分一分向上刺,入了些儿便又退了回来,浅尝即止、再接再厉,她以玉指拨开户,慢慢的落下,又慢慢的上提,终于在下的忍辱负重,在上的鞠躬尽瘁,两人高度合作下,一丝一毫的将距离拉短了,待到那硬长大的具,整儿送了进去,完全吻合了,也得她的,两人不约而同长长吁了口气,彼此紧紧相互拥抱,达到了两人最亲密的结合。“哈!”一鸣舒畅的呼出一口气,只觉得美人儿的玉里好润、好温暖,让自己彷佛置身暖花开的季节。那真是一只最完美的肥涨户了,它有着又紧、又暖的种种好处,将具完完全全的包裹起来。

  美人儿则对他具,长、硬热赞不绝口,户的每一个角落,像火一般的焚烧,那大头不停的跳动,不断的点着那花心儿,美人儿感到自己花房中,像被一支羽轻轻的搔着,十分难耐的忍不住了,呻声也更为人。

  他随着她慢慢的展动身形了,缓缓的顶送进去,她也轻轻的下来,彼此磨合着慢动作的徐徐吐套,就这样经过一盏热茶的时间,维持着互相磨擦、点刺,里面搔的感觉稍退,但是二人的慾火则加剧的飞腾,同时一缕缕的妙感更为加深了。

  美人儿在一鸣身上前后动着,由慢而快,由快而急,最后她下夹住具,人儿好似骑着千里驹狂奔般的忽起忽落,那模样真是痛快,嘴而叫着、儿扭着、儿颤着,一下坐得比一下深,整长的具,可一点儿也留不住了,很快的被套了进去,又很快的被吐了出来,那个大头冲击着水,连续发出规律“啧啧”声来。

  美人儿那条柳,一开始就扭个没停,经过好一阵子主动套,早已是累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儿彷佛要断了似的,虽然是尽力的向下坐,又套得深深的,硬热、涨,里里外外是都舒服了,但是但是一鸣坐卧在榻上,具多多少少的留了个在外面,心里觉得似是美中不足,好似仍久缺什么似的。

  伏在他的肩上,美人儿急的说:“好郎君,亲哥哥,阿侬要在下面。”说着就软倒下来。

  于是一鸣将她放平在上,再取一只枕儿垫在她俏下,如此一来她那肥的小,更高高的突出,美人儿纤手握着他的具往里一带,一鸣一伏一,她也急急将户抛高“滋”的一声便利落的送了进去。

  这次可是全尽没,外面真的一丝儿也不留了,大头结结实实的刺顶到花心上,美人儿把双手环绕到一鸣的背部紧紧搂着,一鸣一,她也一抛再抛。

  一鸣则动着部,一下下将深深的贯入她的体内。美人儿上下动着部,使他俩下体每次都能紧密合,一鸣筛动着股,节节进,直捣花心,连而没,猛冲直撞的发出“卜叽!卜叽!”之声。

  美人儿杏眼微闭,享受着这甜蜜的剌,颊上升起两朵红云,此时只觉得骨软酥酥,哎哟连声,不由得将那又白又的丰往上抬起,妙处也自动的凸了起来,向那鲜长之茎。 随着一鸣本能之送,美人儿扭摆着细,摇动着肥,急急的抛高那肥涨户,具上下抛,尽力送。儿更是不时左右扭动,以增进之快。鼻孔中哼声不绝,嘴里也不由自主叫出声了,一时间,整间绣房里全是语,再加上肌肤撞击的滋滋、蓬蓬声响成了一片。

  “哎哟!好美!快,快!用力啊!用力…啊!” 一鸣尝着甜头了,越战越勇,一个弓,双臂轻舒,将美人儿两条白玉腿抄在两臂弯里,就把她下身端了起来,姿情的往前猛冲!美人儿两腿抬高,一双三寸金莲儿左右摇摆,玉门内津滚滚,只听的:“噗滋!噗滋!…”之声一阵紧似一阵,一阵响的一阵!

  好个卖力郎君气吁吁、如吴牛月!

  那来娇俏神女云鬓蓬松、似巫山乌云! 一鸣狂风暴雨一般,直向美人儿猛冲!十七年的童子功,如今首度就遇着了劲敌,破题儿第一遭尝到人生真味,只觉得轻飘飘、浑淘淘!由头顶到脚心一阵酸麻。

  先前虚放一炮、身一次,似乎让一鸣稍能忍久一点,在密集的冲撞下,终于令美人儿达到高边缘,而此番费力之冲锋陷阵,也令他这位文弱书生,不住地气着,几乎陷入晕眩。<一鸣惊人> Www.EJuxS.CoM
上一章   一鸣惊人   下一章 ( → )
红粉猫醉舂风戒指之主年华融雪巨大女友一个领主的养空蝉碧玉鸳鸯扣梅雨情结(母
不详著《一鸣惊人》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一鸣惊人最新章节-第二回初入花丛久旱甘霖,致力打造一鸣惊人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一鸣惊人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一鸣惊人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一鸣惊人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