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伟著《官戒》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官戒  作者:唐大伟 书号:44386  时间:2017/11/24  字数:15148 
上一章   第五章 诡道    下一章 ( → )
所谓的仕途,早已命中注定?

  1

  王万友想先到省里摸摸底,清周仕明在重建隆光寺问题上的态度,以便于自己下一步行事。在他看来,重建隆光寺的确是一个捞油进水的好机会“要想富,搞建筑”这样的道理,谁不懂?这几年,这个局那个局的一把手们,凭这个都富得油,可自己呢?自从李鸿举分管旅游业,建这个他反对,建那个他也反对,挡了自己的财路。重建隆光寺是一笔不小的投资,这次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件事促成了。到那时,那些个平时眼睛朝天的开发商们,还不得追着撵着地求自己。想到这,他笑了一下,仿佛看到建筑商们,手里拿着银行卡,在他面前弯献媚的样子。

  此外,王万友还想给仕途的下一步作个铺垫。他早就看明白了,赵德海对重建隆光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分明是把这件事当成了再晋升一步的台阶。所谓政绩,说白了,就是个升官晋爵的砝码!现在赵德海是以市委副书记、市长的身份主持全面工作,如果接任了市委书记,李鸿举十有八九会接任赵德海的市长职务,那么,自己如果绑定周仕明,换个副市长的位置坐一坐,是不是也大有希望呢?想想多年来的仕途坎坷,他又感到愤愤不平,当年自己用身败名裂换来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旅游局局长,这与自己的期望还有不小的差距。好在手里还有一张王牌,关键时刻,应该能够发挥作用。

  临行前,王万友特意给周仕明去了个电话:“老市长,这不嘛,上次您给写的那幅字,人家硬是把润笔费给了我,让我一定转交给您。”

  周仕明说:“万友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不要再找我写字了,就是写了,我也不要什么润笔费,既然求到你头上,肯定是你朋友,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难道咱们之间的关系,能用金钱衡量吗?”

  “那是!那是!咱们什么关系!…我跟他们说啦,可人家说,这是劳动所得,商品经济嘛,应该按劳付酬,您就不要推辞了!”

  “我真说不过你这张嘴…对了,万友,我还真有一件事跟你说!”

  “您说!什么事,只要是我王大肚子能办的,为了老市长,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没那么严重!上什么刀山…是这样,最近我到了办公室就感觉闷,老是精神恍惚,到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什么子丑寅卯。这件事吧,我还不愿意和不相干的人说,所以…你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要不…您明天有时间,我带个人去,给您瞧瞧?”

  “这…其实吧…”

  “您放心,我办事,指定是稳稳当当的,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毛病来!”

  “那好吧,明天来我办公室吧!我估计还是办公室的事,我在家时,一切正常,到了办公室就浑身不舒服,以前也不这样啊,上次从卧龙回来就成这样了!”

  “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了,上次您回来,是不是他们路线安排得不对,您是不是路过那儿了?”

  “嗯…好像是,万友,你还真细心,你要不说,我还真没往那儿想!”

  “您别急,明天一早,我自己开车带那个人过去,保证手到病除!”

  “对了,你要带什么人过来?”

  “何大拿,还记得不?”

  “何大拿?…”

  “就是你在卧龙时,一眼就瞧出您三个月内必走红运的那个何大拿!”

  “是他呀?老人了嘛!”周仕明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个何大拿,根据生辰八字推算出,三个月内他必然高升,结果还差一天到三个月,周仕明接到任命,连升两级直接就任副省长,速度之快,震惊全省。“你别说,那个何大拿还真有点道行!”

  “道行确实深的!要不我也寻思这几天让他给看看隆光寺重建这事呢,好的事,怎么老是一波三折的?”

  “万友啊,你想得很周全嘛!重建隆光寺一定要做到大手笔、大规模、大运作!所有的相关事宜都要想得细致、全面!不过,请何大拿这事不能张张扬扬的。虽然专家都说了,风水、命理是一门学问,可人们的观念还是扭转不过来呀!”

  “对对!您放心,这事我一定做得风雨不透!”王万友在电话这边应和着,暗自想着大手笔、大运作背后的含义“老市长,明天一早我就过去,您看成不?”

  “好!好!”第二天,周仕明刚在办公室坐稳,王万友就敲门进来了。王万友的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岁左右、全身上下见不着多少的男人,他穿着月牙白色的中式绸褂,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皮包。看到一胖一瘦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样子很滑稽,周仕明不在心里笑了一下,起身上去:“万友,何先生,你们来得很早嘛!来,来…坐!”

  王万友说:“老市长,您看,大清早我们就来打扰您了!”

  这位何先生对周仕明似乎并不及王万友热情,问了声好,握住周仕明的右手,观察着周仕明的面色,眉头紧蹙,随即附在周仕明耳边悄语了几句。

  周仕明脸色顿时一变,问:“那怎么办好?”回头看了看王万友。

  王万友虽然没听着何大拿说了些什么,还是紧张地问:“老何,您得给仔细瞧瞧。”

  何大拿从包里拿出了几枚乾隆通宝,说:“先起卦看看。”说罢,双手捧着铜钱,举在头顶,嘴念咒语,然后将铜钱放于办公桌上,仔细查看后,倒一口冷气,沉着说:“此乃大凶之卦啊!”王万友凑上前,面紧张地说:“那你快点想个办法啊!”周仕明也说:“何先生,你一定要想个办法!”

  何大拿说:“别急,容我想想!”随即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墙角屋顶看了个遍,周仕明和王万友紧张地盯着他。转了几圈,何大拿停下来,说:“老市长,怕是得麻烦您跟我再回卧龙一趟。所谓是神归庙,是鬼归坟,既然人家来了,咱得给人家送回去,您若不去,恐怕人家也不肯走!”

  周仕明此刻急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失去了平时的沉稳,连连说:“好,我听你安排!”

  何大拿又从黑色皮包里取出了早已备好的驱符,在周仕明头上向左绕了几圈,向右绕了几圈,口中念念有词:“天罗咒,地罗咒,月黄罗咒,一切冤亲离我身,无量天尊!”突然,他像触电一样,几乎一下子跳了起来,手里的驱符顿时像上了什么重物,胳膊随之垂了下去。何大拿则吃力地向上抬着,用颤抖着的声音说:“我先下楼,带个路,你们要快点赶过来,要不然,恐怕我也难以控制。”说完,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周仕明愣在那里,只觉得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门口。

  王万友轻声说:“老市长!咱们…下楼吧?”

  周仕明这才回过神来,说:“好,下楼!”

  车行一路,何大拿哆嗦个不停,仿佛在跟谁拼命搏斗一般。

  王万友把车开到了将近二百迈,没到一个小时,到达卧龙市,按照何大拿指定的地点停好。在僻静无人之处,何大拿摆好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供果、香烛,口中继续念咒,烧了驱符,挥着手,在周仕明头上、身上来回比画,好像从他体内拽出了什么人,并与那人搏斗着,瘦的脸上布了细密的汗珠,几番折腾之后,终于将那人甩了出去,他自己摇晃了几下,险些跌倒,被王万友一把扶住。何大拿了一阵,问:“看见那道青光没?”

  王万友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问:“哪儿呢?哪儿呢?”

  何大拿抬起胳膊擦了下脸上的汗珠子,说:“眼凡胎,告诉你也白告诉!那道青光飞走了!”

  王万友小声说:“我要是看得着,我也成半仙儿了!”

  周仕明忙说:“何先生,您辛苦了!”

  何大拿说:“终于送走了,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

  周仕明的心跟着何大拿一路折腾,闹出脸的汗水,说:“何先生,真送走了?”

  何大拿点点头,说:“真送走了!”

  周仕明顿觉轻松,说:“那我就放心了!我给司机打电话…不,万友,你送我回省里吧!”

  王万友说:“老市长,您别走啊,我还想让老何瞧瞧隆光寺的事呢!”

  周仕明看了一眼汗水淋漓的何大拿,说:“怕是今天何先生太累了吧!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要不,改天再说吧。”

  何大拿听出周仕明话里的意思,忙说:“没事!为了老市长的事,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周仕明哈哈一乐说:“隆光寺可不是我个人的事,那是卧龙市的事,是卧龙人民的事。话又说回来,何先生为隆光寺重建费心操劳,也是功德一件嘛!”

  王万友说:“那是,发展旅游产业,弘扬佛教文化嘛!老市长、老何,请上车吧,我拉着你们到隆光寺瞧瞧去!”

  不到二十分钟,王万友的车停在了隆光寺的旧址。

  一路之上,已经了却心病的周仕明神采奕奕,与何大拿大谈风水学问。周仕明炫耀地说:“自古至今,中国人为什么那么信风水,为什么那么多人孜孜以学?那是因为风水学的核心思想是天人合一,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风水古称堪舆,以天地为观察了解对象,以人为依归,以为人民服务为目的,是实实在在的人本主义学问。现在有些人,提起风水,动不动就给戴上封建迷信的大帽子,简直就是形而上学!…我们应该把风水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嘛!这跟研究天文、研究宇宙、研究佛学都是一样的!万友,何先生,我说的对吧?”

  两个人连连点头。何大拿甚至有些泪眼蒙,夸张地说:“老市长,您太让我感动了!风水之学,浩瀚如海,博大深,世间万法,都不能离开风水!可现在有不少人把风水之说当成垃圾,他们如果能像老市长您一样,把风水看成一门学问…啧啧,到底是站得高、看得远啊!”王万友说:“那是!老市长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学富五车,自然高人一筹!”

  周仕明脸笑容地说:“这个王大肚子,今天早上吃的糖包子吧?跟说相声似的,可不兴这么夸人的!”

  王万友说:“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跟您在一起就是长学问。‘马列邓’咱就不说了,那些理论要是讲起来,大学教授都不如您!就说佛教和风水知识,单提起一样,可能有人略懂皮,可要说全面掌握,能赶得上您的,卧龙找不出第二个来!难怪当年您在任的时候,卧龙各项事业兴旺发达,经济快速发展,百姓安居乐业,都是因为贵人居福地啊!”何大拿在一边连声附和着,不住地点头。

  在隆光寺旧址,何大拿手托罗盘,神情诡秘地走着,一边走还一边转动着罗盘,时不时抬头看看天,又踢踢脚下,然后又闭目掐指算计起来。

  王万友附在周仕明耳边,小声说:“老市长,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老何在那儿转什么呢?我都让他给转迷糊了!”

  周仕明说:“迷糊什么?看风水都是这个程序,你不要做声,免得何先生受了影响!”

  王万友一伸舌头,扭过脸去看何大拿。

  突然,何大拿叫了一声:“奇了!”

  周仕明和王万友不由得紧张起来。两人急忙走到何大拿跟前,正要询问,却见何大拿又闭上了眼睛,只好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何大拿才睁开了眼睛,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何先生,怎么了?”周仕明问。

  何大拿连连倒着冷气,面惊喜,好像发现了什么奥秘。

  王万友说:“老何,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何大拿连连点头,说:“嗯,这可是块风水宝地啊!后有莲花山,前有一苇江,是修建寺庙的绝佳之地!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我刚才掐指一算,此处居然与老市长的生辰八字完全相合!若是老市长能在此居住…哎呀呀!简直是…这简直是…”何大拿不知用什么词儿形容好了,一味地欷歔慨叹。

  王万友追问道:“老何,你这话当真?”

  何大拿痛心疾首地说:“这能假得了吗?关键是我纳闷儿啊,我出道三十多年,还从没见过一方风水与人的生辰八字相合到这种程度的!老市长是福人贵命啊!老市长,请受我一拜!”说着,对着周仕明一躬到地。

  周仕明不心花怒放,急忙扶住何大拿说:“何先生,这可使不得!…”

  按照惯例,周仕明回省里之前,专程到青云寺进香,特意为重建隆光寺求了一签。也是无巧不成书,这次侍候他进香的人,居然还是上次的小尼姑妙仪,两人见了面,不对视着笑了一下。本来也是无意之间的动作,却被王万友、何大拿看成了别有深意。

  得上上签“双喜临门”周仕明喜出望外。与妙仪开玩笑说:“小师父,你可算得上是我的贵人了,每次你在,我肯定能到上上签!”

  妙仪说:“我算什么贵人呀,到上上签都是因为施主功德深厚,您处处为国为民着想,佛祖必定护佑您!”

  周仕明哈哈一笑说:“小师父真是聪明伶俐、玲珑剔透。”

  妙仪谦虚地说:“小尼修行尚浅,施主过奖了!”

  周仕明感叹地说:“我与妙仪师父两度相遇,都是佛祖赐予的缘分,他,我为佛祖重塑金身之时,一定请妙仪师父出山!”

  妙仪说:“施主立下这样的宏愿,真是佛门幸事,妙仪一定全力支持!”

  王万友有了上次的教训,站在一边没敢同妙仪胡说什么,眼睛却一直在妙仪身上转来转去。

  何大拿看着妙仪俏丽的体态,再看看周仕明的眼神,心里有了一个主意。下山时,他对周仕明说:“老市长,看您上山下山,健步如飞,可见平时就十分注意养生之道吧?”

  周仕明说:“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以前是一心干事业,拼命工作,不知不觉,各个器官全都老化了,不是酸就是腿疼。现在人老了,上了年岁才明白,人啊,身体是第一位的,身体就是个‘1’,什么名,什么利,都是这个‘1’后面的若干个‘0’,要是没有了这个‘1’,多少个‘0’都没用!所以这人啊,都得注重养身、养德、养、养心、养神,再说了,这也是一种修行嘛!”

  何大拿吐吐地问:“不知道老市长听说过没?…”

  周仕明反问:“听说过什么?”

  何大拿说:“与处子合,可以延年益寿!”

  王万友嬉皮笑脸地说:“我也听过,好像有这么一说。等将来隆光寺建成了,我一定要为老市长单独僻出一座禅院,院子里种上竹子,再摆两口花缸,一口养金鱼,一口养荷花。那才叫‘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呢!到时候,就让那个妙仪小师父专门侍候老市长读经念佛,写字作画。”

  周仕明哈哈一笑,说:“你个王大肚子,一肚子花花肠子!”

  王万友继续涎着脸皮笑说:“您看,老何都说了,与处子合…”

  “胡说!”周仕明打断王万友的话头,正起脸色道“我刚说完养德,你就想缺德了是不是?”

  王万友自我解嘲地了自己嘴巴一下,说:“我这也就是痛快痛快嘴!”忽然猛醒地拍了何大拿一巴掌“哎,不对,这话是老何说的呀!我不过是借口传音,我冤不冤哪?”

  何大拿笑笑,说:“这也不是我说的,这是古书上说的!”

  周仕明很感兴趣地问:“什么古书?”

  何大拿说:“书名叫《素女经》,说的全是房中术的事。”

  王万友说:“老市长,他说什么素女,还还还…还房中术!这回可是他缺德了!”

  何大拿辩白说:“古人的书,我缺啥德呀?再说人那书里讲的也是科学!专门讲怎么样通过男女双修,采,达到老市长说的那种养身、养、养心、养神的目的。”

  周仕明说:“还有这样的书?”

  何大拿说:“有啊!”王万友说:“你有没有?”

  何大拿说:“有也不给你看,免得你看完了缺德!”

  周仕明发现了一个细节,<官戒> wWW.eJuXs.cOm
上一章   官戒   下一章 ( → )
得失官魅码头王执法检查官场人·红粉国家脊梁绝对机密公考的那些日权力:书记工女招商办主任
唐大伟著《官戒》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官戒最新章节-第五章诡道,致力打造官戒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官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官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官戒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