婍纮著《锁心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锁心恋  作者:婍纮 书号:28142  时间:2017/7/3  字数:7670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情过后,阎岱瘫软在她香汗淋漓的娇躯上。

  他紧紧着她,这一刻,乔嬅心中涨了一股无法言喻的足感。

  方才的情似乎比以往每夜与他云雨的任何一次还要噬人心,还要惊心动魄。

  “岱…”她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爱上他,对他付了身与心。

  “嗯?”他翻过身,侧躺在她的身侧。

  “我…”她蒙地望着他,心头了方寸。

  她想告诉他,她早已为他沈沦,但话总是到了嘴边又了回去。

  她该怎么告诉他?他听了之后会高兴吗?

  “想说什么?”他侧身搂住她汗的身子,将头埋在她颈项间柔声问道。

  乔嬅沈了片刻,幽幽道:“我…我想…”

  “大嫂、大嫂!快开门!”乔嬅后头未说完的话,被阎俊大力拍打门扉的声音给打断。

  “这小子!”阎岱两道剑眉在眉心打了个死结,忿道:“这小子实在越来越没规矩了!”

  他紧接着忿忿地下了,随意披了件衣裳后便气冲冲地去开门。

  “大哥?”阎俊因开门的人不是他所预先设想的对象,而愣了一下。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

  阎俊不待他说完,迳自拉着他。“你在更好,我本来以为你不在府里,才来找大嫂的。”

  阎岱原本身的怒气因阎俊神秘兮兮的举止而稍稍降低,但口气仍然很不好。“究竟什么事?”阎俊将他大哥拉出房门后,低声音道:“大哥,那‘醉仙楼’的玉仙姑娘找上门来了。”

  “什么?”阎岱一听,也是一惊。

  玉仙?她找上门来做什么?

  “嗯,没错。”阎俊猛点头。

  “你没认错?”阎岱有些不信。

  “真的是玉仙,上回我到醉仙楼也见过的。”

  “人呢?”阎岱又问。

  “现在人在偏厅里,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他虽感到玉仙上门找他有些奇怪,但也不至于像阎俊一脸麻烦找

  上门的表情。“那玉仙姑娘一副生了大病的样子,脸色苍白。”阎俊表情凝重地说。

  “是吗?”阎岱一听,心里更加惑了。

  阎岱心里实在不解,如果玉仙真的病了,理应去找大夫才是,怎么会跑来找他呢?

  “先让她坐一会儿,我等等就去。”阎岱将阎俊推开后,便急着入房更衣。

  阎岱进房后,乔嬅半卧在上,她看阎岱一进门就急着穿衣,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阎岱边穿上衣物,随口应道。

  他并不打算让她知道他和玉仙或者和其他女人之间曾有过的荒唐事!

  “可是俊方才大声嚷嚷,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阎岱撇嘴一笑。“小事大事他都是那德行。”

  “真的吗?”

  “嗯。”从他的态度,乔嬅当然看得出来他对她有所隐瞒,可是他若不愿说,她又有什么资格过问?

  阎岱穿戴好衣物后,踱到边,伸手抚上她粉的脸颊。

  “休息一下,我去处理一点事。”

  “嗯。”尽管心里疑云重重,乔嬅还是乖巧地应了声。

  “今晚等我,别睡,嗯?”阎岱感的薄提起一抹充暗示的笑容。

  乔嬅一听,又红了脸,怯怯地低下头,淡淡应了声。“嗯。”“乖。”阎岱像拍小狈似的,轻拍了两下乔嬅的头后,便步出门去。

  开门又关门的声音接着响起,乔嬅愣愣地躺在上,任思绪无止尽地蔓延。

  他到底瞒了她什么事?

  纵使她不过问,但并不表示她不想知道。

  “玉仙?”阎岱一至偏厅,就看到玉仙一脸苍白的模样。

  “阎大人…”玉仙一见到阎岱,眼眶立即蓄了泪珠,下一刻便忍不住上前抱住他,身子因虚弱而微微软瘫。

  阎岱扶住她的身子,被她虚弱的模样吓了一跳。“玉仙,你还好吧?”

  “大人…”玉仙偎在阎岱怀里不住地嘤嘤啜泣,梨花带泪的模样很是令人心动。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才几不见,她怎么会突然病成这副德行?

  “大人,人家…”玉仙泣道,因伤心过度而语不成句。

  “你是不是病了?”阎岱摸上玉仙的额头,探了下温度。

  “玉仙没病…”

  “没病?”他不解,她这副瘦得跟皮包骨似的模样,会没病?

  “玉仙犯了心病!”玉仙脸泪痕,噎道。

  “心病?什么心病?”

  “大人…”玉仙柔媚地抬起头望着俊伟的他,幽幽地泣道:“玉仙的病,都是因为您呀…”

  至此,阎岱终于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将一代美的花魁折磨成眼前这副一脸病容的模样。

  “玉仙…”阎岱嗓音低沈地喃了一声,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自从上回大人离开后就没再到醉仙楼看过玉仙,玉仙真的好想、好思念大人您呀!”

  阎岱回想了下,好像上回他离开醉仙楼后,除了忙于朝政外,就是一心急着早点回府,完全将玉仙给忘得一干二净。

  “我忙…”

  “大人,求您收了玉仙,玉仙不计较名分,只希望能一辈子服侍您…”玉仙卑微地泣道。

  阎岱眉心紧蹙成一座小丘。“玉仙,别这样。”

  她的痴情,他无福消受,因为他已经有了乔嬅,他的心恐怕再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不,大人,玉仙求您…”见他有拒绝的打算,玉仙哭得更厉害了。

  “这…”见她羸弱憔悴的样子,他怕拒绝的话语会更加刺她。

  “大人,您不知道,玉仙每一、每一刻都在想着您,等着您的到来,可是每一天都教玉仙失望…”

  阎岱虽表情冷酷,但原则上不是一个无情的人,玉仙真情的告白,令他心里十分难受。

  他不知道自己会害她至此!

  “玉仙,你知道,我已经有室了。”况且他从来就无意纳妾。

  “那又怎么样?”玉仙急着辩驳道。“男人三四妾本来就很正常,况且玉仙不求名分,只求能常伴大人左右!”

  阎岱闻言,只能无语地抿紧,他该怎么说,他又该怎么做,才能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让她明白感情无法勉强呢?

  玉仙也猜得到他心里的想法,赶紧又道:“玉仙不求大人的爱,玉仙只有这么一点小小的愿望,希望能晨昏服侍您,那就够了…”

  “唉…”阎岱重重地叹了口气。

  “大人?”玉仙一脸渴求地仰头望向心上人,等着他的答案,希望他能成全自己的心愿。

  阎岱沈了一下后,沈声道:“对不起,玉仙…”

  “为什么?”玉仙一听到他的拒绝,尖声大叫,双眼有如索命的夜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能!”他不能对不起乔嬅。

  “啊…”玉仙发疯似的双手抱着头,尖声狂叫。

  “玉仙!”他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

  “啊…”玉仙尖锐的叫喊声,一声比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尖锐!

  “别这样!”他拉着她的手臂,要她安静下来。

  “我不管、我不管,我好痛苦!”玉仙脸上泪痕布,发丝紊乱,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出一丝名京城的花魁风采。

  “冷静一点!”他忍不住沈声喝道。

  玉仙经他这一吼,终于稍稍安静了下来,一脸悲伤绝地望着阎岱,眼底出浓浓的失落。

  “为什么…”她痛心疾首地重复问着这句话。

  “玉仙,你这是何苦?”阎岱重重叹了口气,摇头叹道。

  “玉仙只心悬大人一人呀!”说着,她便扑进阎岱宽广的怀里,嘤嘤哭个不停。

  “玉仙…”阎岱不忍再刺她,只得暂时将肩膀借她,让她哭个够。

  乔嬅六神无主地在上躺了一会儿,她决定不让自己再胡思想下去,于是起身坐起。

  她想干脆洗个澡算了,于是高声唤了几声:“喜儿、喜儿!”

  但喜儿并未应声而来。

  “喜儿、喜儿?”她又唤了几声,喜儿还是没有出现。

  “奇怪,人到哪儿去了?”她喃喃疑惑地自问道。

  最后她只得下,迳自穿上衣物,步出房门,想找个人替她烧些热水,洗净方才因云雨而汗的身子。

  “奇怪,人都到哪里去了?”她走着走着,经过几条回廊,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忽然之间,她隐约听见一道尖锐嘶喊的女音在远处响起。

  “怎么回事?”乔嬅心头一凛,赶紧随着声音循去。

  “啊…”尖叫声越来越近,乔嬅脚步也越来越急。

  “究竟是谁?”乔嬅喃喃自问,心里因那凄厉的叫喊声而紧张万分。

  叫声忽然止住,乔嬅看到一群仆役、丫环们全都挤在偏厅外窃窃私语。

  “夫人!”喜儿见到了乔嬅,赶紧上前请安。

  “夫人!”众人一见乔嬅到来,个个面

  “这是怎么回事?”乔嬅不解地望着众人。

  “这…”喜儿眼神飘忽、语还休。

  “刚刚是谁在尖叫?”乔嬅又问。

  喜儿与其他人全都缄默不语,但看他们的眼神,乔嬅已大约了解,问题发生在偏厅内。

  她不再等喜儿的答案,迳自穿过众人,直到偏厅。

  “大嫂,不要进去!”阎俊忽然由人群中窜出。

  乔嬅停了脚步,盯着阎俊。“为什么?”

  “呃,这…”阎俊也和其他人一样,支支吾吾。

  他这副模样令乔嬅更想入内一探究竟。“好了,别说了,我进去看看。”

  “大嫂、大嫂!”阎俊着急地在她身后大喊,乔嬅却好似没听见似的。

  “这下惨了!”阎俊一脸不忍卒睹地捂住自己的脸,不住地哀叫。

  “小少爷…”一名仆役唤了声。

  阎俊放下捂住脸的手,脸色凝重地吩咐道:“赶紧备香起案,祈求老天爷保我大哥死有全尸。”

  “呃?”

  “开玩笑的啦!”阎俊突地闷笑出声,顽皮地作了一个鬼脸。

  呵!他刚才是故意不拉住他大嫂,这下子有好戏看喽!

  乔嬅急急忙忙地推开偏厅的大门,一眼便望见一名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正倚偎在阎岱的怀里。

  空气仿佛霎时间一下子全被走,她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只除了口那抹椎心的刺痛外,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其他什么感觉。

  开门声乍然声起,阎岱和玉仙同时望向大门。

  “你怎么来了?”阎岱见到乔嬅,愣了一下。

  阎岱的声音将乔嬅离的思绪,骤然拉回,她心痛万分地望着眼前这一幕,阎岱怀里抱着别的女人竟令她痛苦得几乎死去。

  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对他的爱有多深!

  她想转头就走,但双脚竟因过度惊骇而定住,怎么也迈不开步伐。

  “大人,她是谁?”玉仙依然偎在阎岱的怀里,幽幽柔柔地问道。

  “她是我…”

  “我什么都不是!”乔嬅忿忿地打断他的话,迳自替他回答。

  “呃?”阎岱和玉仙均是一愣。

  他心里气恼她居然不承认和他的关系?

  “她是我的!”阎岱闷着气,依然回答了玉仙的问题。

  这女人竟想用一句话就将他们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门都没有!

  “呃?”玉仙一脸戒备地上下打量着乔嬅,敌意立现。

  “那她是谁?”乔嬅忽然好想知道这名赖在阎岱怀里的女人是谁。

  “她是醉仙楼的玉仙姑娘。”阎岱代替她回答。

  “也是阎大人的小妾,大人已经答应收玉仙为妾,姐姐!”

  玉仙柔软的语调却令乔嬅心里划过一道道血痕。

  尤其玉仙最后那声“姐姐”更是令她心里痛得直淌血!

  “玉仙,你?”阎岱吃惊地望着玉仙,他什?时候答应她来着?

  “对不起,打搅了!”乔嬅心受重创,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他要娶妾了,而且还是名远播的京城花魁,她的存在只会是他与玉仙之间不必要的麻烦。

  “等等!”望着乔嬅一脸哀绝地离开,阎岱着急地出声唤道。

  “大人!”玉仙死拉住他,不让他奔到乔嬅身边。

  “放手,玉仙!”阎岱一心悬在乔嬅方才孤冷清绝的脸蛋上,没有心思继续和玉仙周旋。

  乔嬅方才为什么一脸心痛的表情?莫非她对他早已动情?

  一想到这个可能,阎岱只觉心里一阵雀跃,高兴得就快飞上天了!

  “大人,不要走!”玉仙死拉着他,不让他离开。

  “放手!”阎岱手一使劲,玉仙住他的玉臂很快就被他拨了开来。

  玉仙一失去重力,跌坐在地上,恨恨地瞪着阎岱。

  “啊…”她奋不顾身地飞身上前,将阎岱由后扑倒在地上。

  阎岱和玉仙跌成一团,玉仙像是疯婆子似的朝阎岱又捶又打。

  “玉仙!住手!”阎岱见她似乎心神已,不忍再伤她,只是护着自己。

  “啊…”玉仙接着又狂叫一声,倏地跳离阎岱的身上,往乔嬅方才消失的方向奔去。

  玉仙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一路寻着乔嬅的身影而去,直到看见乔嬅的身影在一座

  小桥上出现。

  “你给我站住!”玉仙气急败坏地大声嘶吼着,她两眼泛红,面目狰狞,活似鬼魅。

  乔嬅惊愕地回过头,望着充敌意的玉仙,不知道她追上来有什么目的?

  “你这女人,你该死!”玉仙忽然朝她飞扑而去,将她到桥墩上,乔嬅的身子上半截已经悬在桥外。

  “住手…”乔嬅骇然地惊喊出声。

  “我要你死!”玉仙虽然柔弱,但因丧失理智而充了蛮力。

  “玉仙,快住手!”阎岱紧跟着而来,映入眼帘的便是这幕令人心跳几乎停止的景象。

  一听到心上人的声音,玉仙手上的力道缓下些许,她回过头望着匆匆赶过来的阎岱和他身后的一干奴仆。

  “夫人!”喜儿着急得都哭了。

  “玉仙,放下她。”阎岱屏着气,缓缓地一步一步上前道。

  玉仙望望阎岱,又接着望望被她在桥栏上的乔嬅,心里马上明白阎岱的紧张全是因为这该死的女人!

  她被得更加疯狂,尖声嚷道:“不要过来!”

  语毕,她将乔嬅的身子又向桥外推出几分,惹得乔嬅一阵惊呼。“好、好,我不过去,你别激动!”阎岱见状,只得妥协地退了一大步。

  “大人,我爱你呀…”说着,玉仙两眼涣散地望着阎岱。

  “我…”阎岱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关系,我懂!”玉仙倒一口气后,忽然抱着乔嬅双双由桥上坠落冰冷的湖里。

  “天!快救人!”

  “夫人落水了!”

  “乔嬅…”阎岱心神俱裂地大声嘶吼。一群奴仆全成一团,有人赶紧找来长竿打捞,阎岱则是奋不顾身地就要往湖里跳下…“大哥!不可以!”阎俊死命抓住他。

  “放手、放手,我要救她!”阎岱发狂地大吼。“现在是隆冬时分,湖水冰冷,大嫂和玉仙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他绝对不能让大哥去冒这个险。

  “放手!”阎岱管不了那么多,重重地甩开阎俊,奋不顾身地投身至冰冷的湖水里。

  冷冽的湖水令他倒口气,水里朦胧的视线也令他看不真切,无法马上找到乔嬅或玉仙的身影。

  他憋着气,在水里游了一下后,终于看见玉仙和乔嬅扭打的身躯。

  玉仙死命抱着乔嬅不放,不让她浮上水面呼气。

  阎岱奋力地向两人游去,但没多久,他便看见两人的身影缓缓地往湖底沈下…他心里陡地一惊,加快了速度,终于及时将两人下坠的身躯拉住,他一手拉着乔嬅,一手拉着玉仙,自己只用腿部的力气与两人下沈的力道相抗。

  他想将两人一道救起,但他似乎没有办法,他的体温正逐渐地下降,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楚。

  看来他最多只能救一个,否则连他自己都得葬身在湖底!

  他当然想救他心爱的乔嬅,但若撇下玉仙又愧对良心,要不是因为他,玉仙也不会折磨成今这副德行!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作选择时,乔嬅似乎恢复了些许意识。

  饼往的记忆霎时一幕幕闪过她的眼前,而最令她怀念且不舍的竟是认识他之后的点点滴滴…她在水中蒙地看着阎岱奋力救她和玉仙的模样,知道他也撑不久了,一念及玉仙对他的爱有多?的深切,她便心痛得无以复加。

  于是她手腕一转,挣脱出他拉住她的手掌。

  紧接着,她的身躯缓缓往下沈,而阎岱和玉仙的身躯便与她反方向地渐渐往上浮起…阎岱好不容易将头探出水面,大大地了几口久违的空气,膛因憋气过久而剧烈地起伏!

  “大人浮上来了…”一群奴仆七手八脚围了上来。

  阎岱将已经昏的玉仙交给众人后,又赶紧潜下湖去,在幽暗冷冽的湖里找寻乔嬅的身影。

  为什么?为什么她方才要自动挣脱他的手掌?难道她也不想活了?

  “小姐!”小四哀恸地跪在湖岸,大声泣喊。众人住他,不让他冲动地跃入湖中。

  “小姐,我对不起你…”小四呜咽地泣道。

  “小四,别做傻事,大人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大人一定会把夫人救起来的。”喜儿握住他的手,真挚地道。

  “老天保佑…” Www.EjUxS.CoM
上一章   锁心恋   下一章 ( → )
婍纮著《锁心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锁心恋最新章节,致力打造锁心恋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锁心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锁心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锁心恋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