婍纮著《撷情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撷情恋  作者:婍纮 书号:28140  时间:2017/7/3  字数:8726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龙易天和乔姌双双被张诚给关到翔龙堡地底的囚牢内,但却分别置于相邻的两间牢房,牢房与牢房之间以木栏隔开,张诚并未将两人关在一起。

  “就先委屈你们两位在这里待着吧!”张诚将龙易天和乔姌推入牢房后,得意地冷哼道。

  “你这小人,放我们出去!”乔姌推着牢门,大声嚷道。

  “张诚,亏我待你不薄,而你竟也背叛我。”龙易天冷冷瞪着张诚说。

  “那又怎么样?”张诚无所谓地耸耸肩。

  “葛聪人呢?”

  “喔,你是说‘现任’的堡主呀?”

  “现任的堡主?”龙易天冷哼道。

  “当然…”

  龙易天打断他,忿道:“你确定他有这个命登上堡主之位?”

  “有没有这个命,等你死了之后不就知道了?”张诚笑道。现在还杀不得他,因为龙易天对他而言还有其他的用处。

  张诚不再搭理他们俩,径自带领一群跟班退出牢房。

  “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乔姌转头怒目瞪着被关在隔壁的龙易天,要他把一切代清楚。

  “对不起,连累你了。”龙易天盘腿而坐,淡淡地说道。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要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被人硬架到这不见天的牢房里来,难道她连问的权利都没有?

  龙易天闷不吭声地盘腿而坐,闭目养神调气,心里不断地盘算着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乔姌可管不了那么多,径自嚷道:“你别不说话呀!还不赶紧告诉我这里究竟是哪里?”

  龙易天拗不过她,只得微微睁开眼,道:“翔龙堡的地牢。”

  “翔龙堡?”乔姌倒一口气,不敢相信她居然会沦落到翔龙堡的…地牢?

  在她印象之中,翔龙堡也算是一方霸主,甚至可以说是北方大陆的龙头,因为北方的官方力量不及原有的众多寇,所以翔龙堡俨然成了北方大陆的执法者与经营者,在各处经营许多生意,营利颇丰,势利庞大就连官场中人也得敬之几分。

  听说翔龙堡堡主不仅拥有绝世的武功,更有着俊美的外貌。可惜的是,如此令众多女人倾心的对象已“名草有主”这样出色的男人眼里只容得下翔龙堡总管的女儿…听说总管的女儿是个绝世美人,而那个出色不凡的翔龙堡堡主就叫做…

  啊!天呀!

  瞪住龙易天刚毅的侧脸,尽管心中已经有数,乔姌仍忍不住地问道:“难道你…恰巧就是…翔龙堡的…堡主?”因为惊讶,一句好好的话竟被她说得七零八落。

  “没错!”

  “老天爷,你真的是?”

  乔姌惊愕地瞪大双眸,暗恼自己的后知后觉!

  没想到她一路赖上的男人竟然身价不凡!

  “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呼吸,简直快晕了。

  “哈哈…”一道略尖的男音突然响起,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龙易天不用看也知道除了葛聪之外,还会有谁?

  “啧啧,易天,还真的是你上葛聪眉开眼笑地在牢房外望着龙易天。

  “你又是什么人?”乔姌瞪着正笑得一脸得意的瘦男子,葛聪这时才注意到隔壁牢房的乔姌,顿时惊为天人。

  乔姌才不管葛聪贪婪的眼神,开口便使出泼劲,骂道:“你是什么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葛聪嗤笑道,毫不隐藏不屑之

  龙易天也注意到葛聪望着乔姌的不寻常眼神,他戒备地朝葛聪冷声喝道:“我不准你打她的主意!”

  梆聪耸耸肩,不以为然地笑道:“不准?”

  “没错!”龙易天全身泛着冻人的寒意。

  “喔?”龙易天的话,反而引起葛聪的好奇,他抚着下巴笑道:“这可有趣了,我还以为你的心里除了沁儿一人,便再也容不下别人了,没想到那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当葛聪提到他对别的女人早已用情至深,乔姌口忽然一阵紧窒,为他对她一贯的冷漠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原来他的心早就给了另一个女人了。

  “不要再跟我提她!”龙易天忿忿地瞪着葛聪。

  一提起葛沁,龙易天口便泛起厌恶之感,比起葛沁的矫虚情,乔姌率真坦直的子反倒可爱多了。

  忽地,一股奇异的念头劈向他的脑中,他突然发现葛沁在他心中的地位早已然无存,而乔姌的身影却不知不觉悄悄进驻到他那未曾有人停驻的心房。

  梆聪使了个眼色,一名卒役立即恭敬地上前拿出钥匙,打开乔姌的牢门。

  “哼,看来你收买的人还真不少。”龙易天忿忿地瞪着一群惟他是从的卒役,不屑地冷哼道。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呀!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葛聪话声甫落,牢门已然开启。

  “去,把那女的给我拉出来。”葛聪沉声吩咐道。

  “是!”两名卒役立即领命进入牢房内,七手八脚地将乔姌拉出牢房。

  “放开我、放开我!”乔姌泼辣地和两名卒役打着拉钜战。

  “一群饭桶!”葛聪见状,不喝道。

  梆聪干脆委屈自己进到牢房内,乔姌正待举起手打算赏给葛聪”巴掌时,葛聪比她先一步攫住她高举的柔盖。

  “这么悍?”葛聪噙着怪异的笑容,凝视早已吓白了一张脸的乔姌。

  “我警告你,快放手!”乔姌不住地扭动被钳制的手臂,朗声威胁道。

  “还悍的嘛!”葛聪满意地眯起眼,一脸的笑。

  “你这老不死的…凭你那副尊容也想碰本姑娘…你…”乔姌望着葛聪一脸不怀好意的诡笑,一滴冷汗滑过背脊。

  “闭嘴,走!”葛聪毫不怜惜地扯着乔姌纤纤玉臂,将她拉出牢房外。

  “啊…放手…你疼我了…”乔姌声音拔尖地叫嚷道。

  “混帐!放开她,你带她上哪去?”龙易天忿忿地大力摇晃着牢房的栏柱,狂吼道。

  哼!他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深深信了这心怀不轨的葛聪这么多年…

  梆聪笑道:“这么美的女人,不快活快活,不就浪费了?”

  乔姌一听,一颗心直到谷底,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

  “走!”葛聪不再和龙易天罗嗦,手劲一扯便将乔姌给扯出牢房。

  “啊…我不要…放手…”

  “放开她!”龙易天眼见乔姌一脸受惊的模样,整颗心都拧疼了,但也只能忿忿地留在原地直跳脚。

  正当龙易天一筹莫展之际,牢房外忽地出现一条纤细的身影。

  “堡主。”

  “意荷?”龙易天讶道。

  意荷张望了下四周,在确定无人后,赶紧掏出怀里的钥匙,并试着将牢门打开。“堡主,委屈您了…”

  望着意荷开锁的动作,龙易天问道:“你怎么回翔龙堡了?”

  意荷望了他一眼后道:“意荷心想堡主可能用得着意荷,于是就回来了。”

  “葛聪没有怀疑你?”

  “没有…”意荷双眉紧蹙,急道:“奇怪,怎么解不开?”

  “因为真正的钥匙在我这。”葛沁妖娆的身影飘进了牢房。

  “啊!”意荷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望向葛沁。

  梆沁将手里的钥匙举至面前,冷笑道:“早知道你这人会干出什么事,还好我有预防。”

  “你!”龙易天杀人般的眼神,直直向葛沁猖狂的脸蛋。

  “天哥呀,好久不见。”葛沁巧笑倩兮地踱向两人。

  “你这恶毒的女人!”龙易天大声叫道。“把钥匙拿来!”

  “做梦!”葛沁换上另一种狠戾的表情,嗤笑道。

  意荷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短刀,指向葛沁。“把钥匙出来,否则…”

  “喔?”葛沁不以为然地冷笑道。“为了龙易天,这种蠢事你也做得出来?你还真是对他用情不浅嘛!”

  “住嘴!”意荷喝道。

  梆沁嗤笑道:“你以为没有人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没有人知道你对他有意思?我可是早在几年前就看出来了。”

  “不!不要说了!”意荷又羞又愤地嚷道。

  “好吧,不说,但是你确定你能打得过我吗?”葛沁一脸的不屑。

  “试试就知道了!”话未说完,意荷便上前夺下葛沁手中的钥匙,两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意荷,小心!”龙易天惊声喝道。

  梆沁似乎较占上风,打斗间,她还不忘嘲笑意荷道:“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干么?你没看到他还带着另一个女人?他永远不会是你的…”

  “不!”意荷奋身一扑,夺下葛沁手上的钥匙。

  “人…去死…呃…”葛沁奋力朝意荷心口处送上一掌,却没想到口突然传来一阵痛楚,她低头一看,只见口正着意荷手上的短刀,鲜血涔涔地出。“你!”葛沁不可置信地瞪着意荷。

  意荷在受了葛沁那致命的一掌后,整个人往后飞开,倒在龙易天的牢门外,口吐鲜血。

  “意荷、意荷!你怎么样了?”龙易天赶紧蹲下身子,隔着牢栏,伸手摇晃着意荷的身子。

  “堡主…”意荷凝着眸子,痴情地望向龙易天。

  “意荷…”龙易天心里扯痛地喊道。

  “堡主,您拿着…”意荷颤巍巍地将钥匙递到龙易天的大掌中。

  “意荷…”龙易天悲恸地紧握着意荷的手,失声嚷道。

  “堡主,意荷…先走一步了…呃…”意荷突地双眸一睁,登时身子一僵,断了气。

  “意荷…”

  一阵心痛后,龙易天不敢再稍加停留,赶紧以钥匙将牢门打开,却在此时听见葛沁微弱的求救声。

  “天哥…救我…呃…”龙易天来到意荷的身边,心中悲恸万分地将意荷的双眼合上,冷冽的眸光转而向葛沁。“你这恶毒的女人,我不能饶你!”

  “天哥…对、对不起,我也是被的…”葛沁惊慌地朝龙易天伸出手,他再不救她,她就真的快死了。

  面对葛沁此刻求救、柔弱的脸,不知怎地,龙易天忽然想起乔姌那双倔强的眸子,一思及她此刻的境况,他便不想再与葛沁多说废话,随即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地牢。

  **

  一路上,龙易天如入无人之境,大多数的人因他忽然的出现而讶异不已,在他凛冽的眼神扫视下,众人不得不让出路来,无人上前拦阻。

  龙易天停下脚步,随手抓过一名小厮,沉声问道:“葛聪人呢?”

  “啊…”小厮被他冷然的气势吓得两腿发软。

  龙易天干脆撇开吓得半死的小厮,浑身燃着怒焰一路往葛聪房问的方向踏步而去。

  “是堡主!真的是堡主!”翔龙堡的兄弟们一见是龙易天本人,无不兴高彩烈地围了过来。

  “你们?”龙易天瞪着众人,一脸的戒备。

  “堡主,太好了,您终于回来了!”

  “你们并没有被葛聪收买?”龙易天冷冷地睨着眼前的一群人。

  群众中的其中一人嚷声忿道:“我们早就看出葛氏父女的野心!无奈没有堡主的消息,我们根本出师无名。”

  “没错,葛聪的司马昭之心,上下皆知,只不过无人领导我们,现在堡主既然回来了,我们兄弟们一定效忠堡主。”

  “效忠堡主!”跪成一地的属下们,整齐划一地朗声大喊。

  “好,很好!”龙易天满意地望着众人,威严十足地道:“都先起来吧!”

  “是!”一个个好汉男儿这才全站起身来。

  “你们立即分成两路,一队随我走,另一队去收拾葛聪收买的那些人!”龙易天厉声吩咐道。

  “是!”一想到乔姌,龙易天一刻也不敢再耽搁。“跟我走!”

  一群宣誓效忠的部众跟在龙易天身后,声势浩大地直闯葛聪的房间。

  **

  “小美人,过来让我摸一把。”葛聪一脸笑地扑到乔姌身上。

  “放手,你这个老不死的!”乔姌又踢又咬,奋力抗拒。

  “你这泼劲真够辣…”葛聪伸手解下乔姌的衣襟时,没想到乔姌竟一口咬住他的手掌,一排整齐的牙痕印在葛聪的手背上。

  “你找死!”葛聪忿忿地望着自己手上的牙印,一巴掌重重地甩上乔姌粉的脸颊。

  “唔!”乔姌受了这一掌,被轰出了五步之远,整个脑袋嗡嗡作响。

  但葛聪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他鲁地将她一把拉起,正打算再甩一巴掌时,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葛聪,你的死期到了!”龙易天威风凛凛地喝道。

  梆聪吃惊地瞪着破门而入的龙易天,以及他身后同样怒气腾腾的部众们。“你、你不是在牢房里?”

  “废话少说!”龙易天朝身后的属下们使了个眼色,部众们便领命上前捉拿葛聪。

  “别动!”葛聪的手上忽然多出把刀子,架在乔姌颈上。

  乔姌在稍稍止住昏眩感后,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又抵着把亮晃晃的刀子,差点没晕倒。

  “葛聪,你别来!”龙易天瞪着乔姌粉颈上的刀子,着急地嚷道。

  “滚,让我出去!”葛聪扯住乔姌,企图逃离,他心底也明白龙易天一现身,如今他的计划已然成空。

  一名翔龙堡的兄弟眼见自己主子对那名姑娘宝贝的模样,忍不住出声问道:“堡主,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未过门的子!”龙易天坚定地道。

  他这一说,当场所有的人全都愣住,而且就属乔姌愣得最彻底!

  “未过门的子”这几个字有如山谷间的回音般,不断地在她的脑袋里盘旋、再盘旋…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见了什么!

  未过门的子…

  他真的这样说?

  “你、你能不能再说一次!”乔姌儿忘了脖子上所架的刀,愣愣地望着龙易天那张俊美的脸。

  “我说你是我未过门的子。”龙易天双眼炯炯地盯着乔姌那张目瞪口呆的脸,重新说了一次,宣示他的意愿。

  “那是未来的堡主夫人了…”翔龙堡的兄弟们低声私下讨论着。

  听他这样在大庭广众下,大声承认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乔姌只觉口似有万马奔腾、澎湃不已…

  “废话少说,让开!”葛聪没有时间让两人在此刻谈情说爱,扯住乔姌,硬拉着她走。

  乔姌突然觉得脖子上的刀子十分碍眼,她现在只想和龙易天好好谈谈“终身大事”!

  “混帐,你这老不死的!”乔姌脾气一上来,足下用力地蹬上葛聪的脚尖,接着手臂一抬,硬是歪打正着地在葛聪鼻梁上重重敲了一记。

  “呜…”葛聪因她这一撞,向后退了两步,也因此而松开了对乔姌的钳制。

  在场的众人无不因乔姌的“力敌”而目瞪口呆,就在大伙儿还在发愣的同时,龙易天喝道:“还不拿下?”

  众人这才回过神,没两下便将葛聪制伏了。

  “好了,给我押进大牢!”龙易天一声吩咐,众人动作利落地将葛聪给押了出去,突然间,原本挤一室的人群,云时间全退了出去,只留下龙易天和乔姌单独在房内。

  “你还好吧?”龙易天怜惜地抚着她发红的粉颈,长长的刀印还留在她细的脖子上。

  “我很好,我没事。”她现在可不担心这些,她只想知道他方才所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那就好。”他忘情地将她搂入怀里,不舍地抚着她的秀发。

  “呃…龙易天。”她恋恋地倚偎在他的怀里,怯怯地抬头望他。

  “什么?”他爱怜地为她抚去额际的发,柔声问道。

  他突然发现,她难得的娇柔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呃…这个…那个…”乔姌娇羞地支支吾吾,双颊爬了红晕。

  “嗯?”

  蹦足了勇气,乔姌红着脸,硬着头皮问:“呃…这个…你刚才说的话…是当真的吗?”

  “我刚才说了什么?”龙易天佯装不解。

  “就是那个…”乔姌红着双颊,失望地嘟起嘴,埋怨地望着他。

  哼!她就知道他一定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就是什么?”他发现她脸红的样子着实可爱!忍不住逗逗她。

  “算了!”乔姌嘟着嘴,不依地推开他。

  “好了、好了。”龙易天重新将她搂入怀里,怜惜道。“我刚才所说,当然全都是真的。”

  乔姌一双晶灿大眼紧盯着他,心喜地嚷道:“真的?”

  “嗯。”他轻轻地在她小巧的鼻头上点了一下。

  “你真的愿意和我回去成亲?”

  龙易天皱着眉想了一下。“我看还是在这里成亲好了。”

  “呃?”乔姌一张小脸瞬间垮了下来。那她爹怎么办?爹还在家里等她呢!

  “怎么,不愿意?”龙易天不解她的脸色为何突然间变了。

  乔姌为难地道:“可是我爹…”

  她这一提,龙易天才惊觉他对她的身家背景一点也不了解,心里不闪过一丝愧疚。“告诉我,你府上哪里,我也好找一天亲自登门去提亲。”

  闻言,两朵红云再度染上乔姌双颊,她难得地娇羞道:“呐,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家世背景,你可不能反悔哟?”

  “喔?”她这一番话反而更加挑高了龙易天的好奇心。

  “你未来的小子我就是‘赛蠡商号’的三当家。”乔姌眉开眼笑,高兴得不得了。

  “真的?”老实说,龙易天还真被吓了一跳,他很快地将脑海里任何有关“赛蠡商号”的记忆搜寻了一遍,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后知后觉。

  “真想不到!”龙易天将她扳过身来面对自己。“龙某还真是荣幸,竟得乔家三小姐如此青睐,一路到北方。”说真的,他还真是佩服她的毅力,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欣赏她,甚至喜欢上她的原因。

  “你取笑我。”乔姌不依地红着脸,娇唳道。

  “哪有?”望着她郁结的眉丘,龙易天笑道。

  乔姌瞅着他,一副不信任的语气。“你应该不会突然食言吧?”

  “当然不会,龙某是个重然诺的人。”

  “就算外头传许多侮蔑我们乔家姐妹的谣言,你也不会食言?”

  “不会。”龙易天认真地道。

  “真的?”

  “其实那些谣言我也曾听说,不过认识你之后,我相当确信那些只是好事者捏造出来的。”

  “太好了!”脸上霾尽扫,乔姌出了笑颜,一双灿眸斜瞅着他,不停贼笑。“嘻…本姑娘就知道没押错宝。”

  “是啊,算你聪明。”他宠溺地将她搂入怀里。

  “嗯…”乔姌感动地紧紧搂住他,将头深深地埋在他宽阔的膛,一股暖臆间漫开。

  她轻伏在龙易天的膛上感受着他的心跳,突然发现,原来倚赖一个人的感觉竟是如此的好。全心的信赖,仿佛这世上除了他的怀抱,再没有一处教她恋栈的地方…

  龙易天轻抬起她可爱小巧的下颚,薄缓缓地覆上她柔柔的瓣,轻巧地探进她柔软的口中,挑逗她滑溜的舌尖。

  乔姌因他突如其来的攻势而屏住了呼吸,只得合他舌尖的侵略,不自觉地眯起眼配合着他一切的探索。

  过了一会儿,龙易天才足地放开她,乔姌双微肿,星眸含雾,羞怯地睨着龙易天。

  “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臣服在你大小姐的石榴裙下。”他搂着她笑道。

  乔姌羞红了脸望着他,双颊如桃李般漾着淡淡粉红。“不能怪你,那是人家太有魅力了!”

  “说得没错,的确魅力十足。”龙易天又在她红透的颊上亲昵地吻了一下。

  “嗯。”乔姌轻轻地应了声,只觉得整个心窝像放了个大暖炉,让她整个心房暖了起来。

  乔姌崇拜地望着俊美得有如天神的龙易天,简直不敢相信老天爷会对她那么好,赏了她一个又酷又帅的相公!看来,这趟回去,总算对爹有个代喽!

  嘻!

  —本书完—

  编注:

  (一)知乔家大小姐…乔嬅的爱情故事,请看《锁心恋》。

  (二)知乔家二小姐…乔嬿的爱情故事,请看《玉盟恋》。

  (三)敬请期待乔家四小姐…乔媛的爱情故事《恋》。 wWW.eJuXs.cOm
上一章   撷情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婍纮著《撷情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撷情恋最新章节,致力打造撷情恋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撷情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撷情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撷情恋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