婍纮著《撷情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撷情恋  作者:婍纮 书号:28140  时间:2017/7/3  字数:8608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幸好这位公子口上的刀伤并未深及内腑,否则内外伤,加上被下了软骨散,还让风雪给冻成这样,很难保住一命,这位公子可以说是大难不死啊!”大夫啧啧摇头道。

  他行医多年,还不曾看到一个病人生命力如此顽强的。

  “那么他…”乔姌担忧地问道。

  “没事,只要服几帖老夫开的葯,再好好调养、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痊愈,不用担心!”大夫边收拾着葯箱,边向乔姌道。

  “谢大夫。”乔姌进大夫至可口,一脸感激地道。

  呼!总算有救了!

  “不过得小心照顾,可不能再染上风寒了。”大夫到了门口,还不望回头向乔姌仔细叮咛道。

  “知道、知道。”乔姌取出一锭银子。“谢过大夫了。”

  大夫将银子取饼后,发现重量不轻,不呵呵笑道:“那么派个人随老夫回去取葯吧!”

  乔姌随手唤来小七,交给他一锭银子。“跟大夫去取葯,然后照大夫的指示去熬煮,知道吗?”

  “知道。”小七取饼银子,跟着大夫离开。

  送走了大夫,乔姌走近沿,双手环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半晌,再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孔发愣了好一会儿,才为他拉好棉被,替他放下帐幔。

  **

  “小…呃…少爷,葯来了。”小七差点又将小姐二字口而出,赶紧更正喊道。

  “那好,快点来喂他服下。”

  两人七手八脚地好不容易将一碗葯汤送进龙易天的口中,末了,乔姌将空碗丢给小七。

  “收下去吧!”

  “是。”

  小七收过碗却未立即离开,反倒若有所思地盯着静静躺在上的男子,望了老半天。

  乔姌不解地望着小七。“你看什么?”

  小七抚着下巴,讷讷地道:“这男人长得还俊的。”

  乔姌闻言,下意识地将眼光定在龙易天那张刚毅有型的俊脸上,跟着讷讷地道:

  “的确是长得不错。”

  小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凑到乔姌身边。“少爷,我有一个想法,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乔姌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不是啦!”小七干脆自动拉了把椅子凑到乔姌身边坐下,兴致高昂地道:“少爷,我觉得这真是天意!”

  “什么天意?”乔姌不懂。

  “唉呀!”小七干脆指着上昏睡的男子道。“您看,老天爷一定是听到了您的心声,特意给您送来一个‘夫婿’!”

  “什么?”乔姌一听,惊讶地跳离了原位,一脸愕然地瞪着小七,嘴里骂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怎么会是胡说?”小七一脸的认真,说得理直气壮。“现在少爷您可是这位公子的救命恩人哩,他理应要‘以身相许’。”

  对于小七不伦不类的解释,乔姌听得心里直慌乱。“别再胡一言语了,小心我揍你…”“不!”小七再次挨进乔姌的身边,将她拉回原位坐下。“小姐…呃,少爷,小七可不是说着玩的,依小的看,这根本就是老天爷特地安排好的姻缘,不然为什么偏偏是您救了他一命?”

  “别胡说了…”乔姌望着龙易天那张双眼紧闭的俊容,小七的话像是小石投湖般在她心里起阵阵涟漪,她的心里开始有些不确定。

  小七望望龙易天,又转头望望自家主子,稚气的脸庞硬是挤出一丝不相衬的严肃。

  “我越看越觉得你们有夫脸!”小七以十足肯定的语气道。

  小七的话已经成功地在乔姌心中造成影响,她愣愣地问道:“是吗?!”

  她不望向龙易天那一张俊酷的脸,想找出他和自己的相似之处。

  见主子似乎将他的话听进了,小七赶忙道:“少爷,依小七看,这位公子简直就是你讨老爷心的最佳利器!”

  “是、是吗?”

  乔姌愣愣地望着小七…说真的,她的心已开始蠢蠢动。

  “没错!”小七嚷了一声,地笑道。“反正这家伙也欠您恩情,少爷何不顺了老天爷的安排,回去让老爷开心、开心?”

  乔姌愣愣地坐在原位,整副心思全绕在小七的这一番话上。

  小七于是收起碗,准备离开。“少爷,您再想想,小七先告退了。”

  “嗯…”小七走后,乔姌怔怔地望着上昏睡的男子,一颗心直为方才小七的话而慌乱不已。

  她不想,难道这一切真如小七所说,全是老天爷的安排?

  **

  过了三

  一大早,乔姌便又来到隔壁房,看看她救的人怎么样了。这三来,她一直守在他的身侧,细心照料,深怕他有个闪失会使病情加剧。

  这三来她脑子里不断浮现小七的话,思量了几,她也觉得或许此计可行。

  爹已经老了,每个姐妹都对成亲之事兴趣缺缺,如果三个月期限一到,个个白卷,那爹一定会很失望。

  她实在不忍见到爹难过的样子。

  小七方才来喂过葯,才短短几!他的脸色已经有血多了。

  就在她发愣的同时,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呃…”男子闷哼一声,眼皮动了几下之后,缓缓地睁了开来。

  一睁开眼,便望见一张清丽的脸孔在近距离下放大,就在他想开口之际,才发现自己的喉头竟干涩得发不出声音来。

  乔姌被他那双鸷的眸子给怔住,呆呆地望着他,好一双人的深瞳!

  “你是谁?”龙易天瞪着眼前这名身着华服,一张脸比女子还要清丽俊秀的“男子”哑着嗓子问道。

  乔姌嘴角微微上扬,得意地扬高一道细眉。“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他”这一说,龙易天才忽地想起昏前所发生的事…葛沁的狠心夺命,随从的叛离…

  龙易天越想心中越加悲愤,浓眉紧蹙,脸色难看至极!

  “公子怎么称呼?”乔姌盯着他逐渐改变的脸色问道。

  “龙易天。”他哑着嗓子道。

  “很好,龙公子,在下姓乔,单名。”她笑着自我介绍。

  “是公子救了在下?”

  “没错。”

  “这里是何处?”

  龙易天环视一下屋内陌生的摆设,尽管喉头干涩,难以发出声音,他还是硬挤出声音,打算问个清楚。

  “客栈。”乔姌简单地答道,顿了一下后,才又接着问道:“对了,敢问公子为什么会受如此重的伤?”

  龙易天眯起眼,深了口气后,别开脸不作声。

  一想到葛沁在他昏前冷酷的表情,他的心便整个拧痛起来,他发誓往后再也不轻易相信人了,尤其是女人!

  “喂?”乔姌蹙眉望着他。“你说呀,干么不说话。”

  龙易天眸光骤冷,沉痛地望向乔姌,眼瞳闪过一丝如受伤苍鹰般的幽远眸光。

  他不想告诉“他”实话,就算“他”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一样。

  “那么…”她顿了一下,试探地问道:“你不想讲?”

  真是废话!

  看他那张紧绷的脸,也知道他是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了。

  “呃…”面对他冷漠的态度,乔姌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对了,我昏了几?”龙易天转而望着乔姌问道。

  “三。”

  “三?”龙易天心中盘算着时间,想必葛沁应该已经回到翔龙堡了。

  他这辈子永远也忘不了她在他昏前,那抹计得逞的笑容…

  乔姌望着他乍青乍白的脸色,担忧地问道:“喂,你还好吧?”

  “我没事!”他坐起身子,冷硬道。

  “对了,你是哪里人?你现在伤重无法移动,需不需要我派人到府上通知一声?”

  龙易天皱着眉无意回答“他”的问题,心里盘算着下一步对策,葛氏父女从他手上夺去的,他一定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看也以乎踏入沉思,她叹口气道:“你还是先养伤要紧…”

  龙易天回眸望着乔姌,注意到“他”那过于纤弱的体态与清丽的五官,心里大致已有了底。

  “你应该不是男儿身吧?”龙易天试着坐起身来问道。

  乔姌一惊,瞠大美目望着他。“你看出来了?”

  糟糕!才刚决定要隐藏她的身份,没想到马上就了底!

  龙易天没有答话,清冷的眸光直直望着她。纵使她的男子装扮唬得了人,但动作中不时出的女儿态却是瞒不了他。

  既然被看出来了,乔姌也大方地承认。“没错,我不是男人。”

  她大方、不做作的态度令他对她顿生好感,他只觉得眼前这女人不像葛沁那般工于心计…

  等等!

  他被自己的思绪吓了一跳,他既然已经决定不再轻信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他怎么可以容许自己对任何女人产生好感?

  乔姌不知他思绪的转变,只想着既然已经完全谈开来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她干脆开门见山地和他谈起“生意”

  “如果公子你还没娶亲,那么,我这儿恰巧有桩喜事成全你。”乔姌一双美眸因兴奋而显得更加晶灿动人。

  望着对方脸上过分得意的笑容,龙易天冷着脸,戒备地问道:“什么喜事?”

  乔姌反倒贼贼一笑,不知不觉中出商场上精明干练的眼神。“公子想必也是视诹圣贤书的人…”

  “你究竟想说什么?”龙易天不安地瞪着眼前似乎正不怀好意的她。

  乔姌顿了下,诡笑道:“受人点滴、当涌泉以报,这点浅显的道理,龙公子应该十分了解吧?”

  “当然。”他大概了解她在说什么了。

  “那好!”乔姌兴奋地道。

  “但是如姑娘所见,在下如今…”

  “放心,我不要你的钱。”

  “那么你究竟要我怎么报恩?”他深了口后,哑着嗓子道。

  乔姌正眼望着他,一字一字徐徐地道:“我要你…以、身、相、许!”

  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字,却差点让龙易天惊掉了下巴。

  “什么?”

  “没错,你听到了!”无视于他眼中的惊愕,乔姌好心地重复一次。

  “怎么样?”乔姌笑咪咪地等着他的答案。

  “你要我以身相许?”艰涩的语音几乎让他办认不出来是自己的声音。

  龙易天眉头紧蹙,讶愕地膛大双眼瞪着眼前这名长相不俗,脑子却似乎有问题的女人。

  天底下哪有女子用这种方式婚?

  “没错。”乔姌伸手将头上束起的髻解下,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如黑瀑般自她的肩头直泻而下,令龙易天看傻了眼。

  好美…

  龙易天几乎看呆了。

  “怎么样?”望见他眼底的惊,乔姌得意地扬高下巴。

  龙易天怔愣得忘了该说些什么,一双眼直盯住乔姌秀发披肩的俏模样。

  乔姌被他瞧得双颊微红,不自在地咬了咳。“究竟怎么样?”

  她不时地睨向龙易天那张英俊的脸孔,心想若是搞定他,那么不仅对爹有了代,想必她的后半生也会更有意思。

  呵!小七说得对,这都是老天爷的安排!

  龙易天忽地回过神,正经地眯起双眼上下打量着她,心想凭她的姿应该是众家公子少爷抢破头的对象,为什么她竟会沦落到向一名落难又恰巧被她“捡”到的男子婚?

  他直觉事有蹊跷。

  哼!女人果然是不能相信,就算他的命是她救的,但看她现在这副急着要他报恩的模样,他的心更冷了。

  龙易天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可再轻信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

  像葛沁…

  像这名正在他眼前笑得无比灿烂的女人…

  有恩如葛聪、有情如葛沁都双双背叛了他,甚至置他于死地,多年的情谊都能轻易地被破坏,有什么道理他该对这名捡回他一条命的女人报恩?

  而且很不巧地,他现在正好对女人心怀芥蒂,尤其是长得美丽的女人,他更是如遇蛇蝎般敬而远之。

  见他似乎有犹豫的迹象,乔姌连忙先声夺人地嚷道:“我知道你现在对于这桩天降好事一定无法马上接受,我们可以先花点时间彼此认识一下。”

  龙易天眯眼望着她,心里为她大胆主动的话语愣了半晌。

  乔姌继续说道:“尽管如此,不过我可先声明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向来不做亏本的事,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哼,经商多年,还没有她做不成的买卖,这男人她是要定了。

  龙易天眼中闪着惊,这女人的主动大胆真是令他开了眼界。

  趁他还在惊愕的同时,乔姌不疾不徐接着道:“等你伤好一点,我们就回苏州…”

  “不!”惊讶过后,龙易天稍稍抚平心中那份骇然,忙连声拒绝。老天爷怎么会让他遇上这种怪人?

  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怪女人!

  再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办,翔龙堡他誓必要夺回来,至于总管葛聪和葛沁这笔帐,他也会算清楚!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此事万不可能。”龙易天坚决地道。

  乔姌眯起眼,深口气瞪着眼前这名和她唱反调的男人,她纵横商场至今还没遇上一桩她谈不成的买卖,这男人以为他能令她破例?

  他越是拒绝,便越是起她征服的望!

  不消片刻,她已在心中暗自决定,不论如何,她一定会让他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乖乖地和她回去成亲!

  “你不愿意?”她冷着眸子瞪着这名不知报恩的臭男人。

  龙易天望着她,没有答话。

  “不行…”乔姌不悦地嚷道。这男人八成是伤还没痊愈,染了风寒,一时脑子混沌才会拒绝她的提议。

  龙易天干脆别过脸,不搭理她咄咄人的问题,他可以确定,这女人的确头脑有问题。

  龙易天口突然一阵疼痛,他皱着眉,捂着发疼的口。

  乔姌见状,赶忙让他躺下。“都忘了你的伤还没好,你先躺着休自心,其他的事我们往后再谈。”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深怕一个不留神便让他的病情恶化。

  龙易天安稳地躺在上,眼瞳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忙着为他张罗一切,一股奇异的情绪不知不觉在臆间蔓延开来,一颗遭逢剧变的心似乎正漾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暖

  龙易天忽然意识到自己跳离轨道的思绪,于是命令自己不得对眼前的女人有一丝丝的好感,就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不行!

  经过了葛沁这次的背叛,他发誓绝对不会再轻信任何一个人!

  “你先休息一下,晚饭我再叫你。”乔姌在退出房时说道。

  接着听到门阖上的声音,他这才放心地吐出一口大气…

  **

  龙易天的身子在乔姌细心照料之下,短短几已大有起,她每不是命人熬煮参茶替他补气,就是到处去搜买昂贵的补葯圣品回来替他补身。每天一早她便亲自监督着他的进食与喝葯状况,连他这个病人都有些佩服起她的毅力来。

  算算日子,他在上也躺了十之久,他打算过两便回翔龙堡,好好地将这笔帐和那对胆敢杀他的葛氏父女算一算!

  “你今天的气比昨天更好了。”乔姌神清气地进了龙易天的房间,落坐在他的身侧。

  既已被识破了身份,乔姌早已换回了女装,身着女装的她更添一股人、纤柔的气质。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此番救命恩情,龙某改定当结草衔环以报。”他正经地凝视着她。

  经过了近半个月的休养,他说话的力气已不像之前那样有气无力了。

  她当然听得出来他话里的意思,是希望她打消要他“以身相许”的念头,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随即回道:“没关系,这事不急。”

  乔姌脸上那抹如花般的笑靥甜甜地在龙易天面前展开,打算改采柔情攻势,呵,她还没见过哪个男人不吃她这一套!

  龙易天眯着眼,望着她脸上那抹甜得过分的笑容,不猜测她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

  或许以往他会被这样甜美的笑容所惑,但经过了葛沁的教训,他可不会再轻易地上当。

  “我想过了,现在你大病初愈,可以说是才刚从鬼门关前绕了一圈回来,可能没有心情谈这些,我看我们先花点时间相处,了解一下彼此,以后再来谈这问题也不迟。”她侧着头,一副颇善解人意的表情。

  龙易天对于她脸上那抹过于“善良”的笑容,自然地升起防卫之心。

  “你…”“没关系,总之这事不急。”她打断他的话,顿了下之后接着道:“我们先来互相了解一下,先告诉我,你府上哪里?”她睁着一双大眼,兴致地问道。

  龙易天戒备地睨着她,并未搭腔。

  对于他似有难一言之隐的模样,乔姌蹙了下细眉,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嚷道

  “你该不会是已经成亲了吧?”

  “不!”这一次,他倒是很干脆地回道。

  乔姌一听,高兴得不得了,呵呵笑道:“那正好,我就知道我有做正宫夫人的命。”

  “乔姑娘!”龙易天一脸正经地唤道。

  “呃?”

  “乔姑娘所提之事,恕龙某万不可能同意。”

  “为什么?”

  乔姌望着他眼底坚决的表情,一口气蓦然由心口升起,心里直咒道:这过河拆桥的臭男人!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哪!”她不顾形象生气地忿道。

  “我知道。”他淡淡地答道。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她气呼呼地嚷道。

  “我还有一笔帐等着和陷害我的人算,等我把这些私事处理好之后,除了成亲这件事不谈,你要我怎么还这笔救命之恩,龙某定当全力以赴,绝无二话。”这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底线。

  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他。“可惜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是要你和我回去成亲!”

  “恕难从命!”龙易天坚持道。

  “你、你、你…”乔姌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他的鼻子,长长纤指在空中上下晃动。“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她忍不住吼道。

  看着她撒泼的模样,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龙易天一颗心不知不觉因她娇憨的模样而浮动了起来。

  这个丝毫不矫做作的女人…

  龙易天心中不猜想,凭她绝佳的姿就算要随便找个入赘的对象,也不算难事,她究竟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地纠他?

  要不是看在她救了他一命的分上,他实在连理都懒得理她。

  “很抱歉!”

  乔姌原本相当生气,但下一刻,一张怒颜却快速地转为笑脸,她巧笑倩兮地回答他。“不瞒你说,我是个做买卖的,女人做生意有自己的一套,我只知道,这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买卖!”

  “买卖?”听见她说她是个商人已经够令他惊讶,接着再听她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形容成买卖更是令他讶异。

  “没错,总之,你是我的了!”乔姌得意地呵呵笑个不停。

  依她看,再过不久她便能把这个男人拐回家,接着拜堂成亲,好让她爹老人家高兴高兴。

  “你把人当货物?”

  “有何不可?”乔姌耸耸肩,笑道。“利之所趋嘛!”

  “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他讽刺道。

  乔姌不假思索便口而出。“谢谢你的恭维,没办法,这是天!”要不是她有她们乔家的这项优良血统,怎么能将生意打理得这么好?

  龙易天由她那双充信心的眼中了解到,不论他再如何坚决,也改变不了她的计划!

  她顿了下,又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打算伤好之后上哪里去?”

  龙易天抿着没有回答她,其实他早已打算伤好之后,便回翔龙堡讨回属于他的一切,但他并不想告诉她。

  乔姌望了一眼他面无表情的脸孔,以她纵横商场的历练,当然了解那张特意冷漠的脸孔下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她美丽的嘴角不淡淡扬起一抹了然的诡笑… wWw.eJuXs.cOM
上一章   撷情恋   下一章 ( → )
婍纮著《撷情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撷情恋最新章节,致力打造撷情恋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撷情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撷情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撷情恋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