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著《红尘佳人如烟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
宜居小说网
宜居小说网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网游小说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留守少妇 色色白痴 火热家庭 乡野情狂 浓情小颖 端庄娇妻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母子姻缘 新婚泛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宜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红尘佳人如烟事  作者:含笑 书号:11300  时间:2017/4/9  字数:8911 
上一章   第十七章 大江东去    下一章 ( → )
第十七章 大江东去

  在忧郁的心情中我来了胜利,老王第二天就被拘留审查,而这在中国几乎就表明了他政治生涯的完全终结,三天后,老王那无恶不作的公子王运生因拒捕被击毙,貌似强大的一派就如烈下的冰山迅速融化,转眼消逝得无影无踪。

  此消彼长,老王一派的迅速垮台导致他们曾经控制的区域成为了真空地带,这为我们这些早有准备的人物提供了发展的极好时机。

  但我的心情就是好不起来,只好寄情于声之间,聪慧高雅的特别助理、绝勾魂的明星情妇、风冶的妖姬宠妾、美貌俏的粉面丫头,还有文静秀美的小、清新宜人的文员等等,都轮番成为我消遣的玩伴和工具,似乎在如此般个个笑脸逢、柔媚温顺、百依百顺、任我摆布的众多娇嗔绵软美女们的围侍下,我才重新找回一点自信和快慰的感觉。

  但在此望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之时,我知道丽英必然离我越远,我似乎是在进行一种精神毒,日子过得的确不轻松。

  这天,我游完泳,有些疲惫地上岸来,在岸上等候多时的两名粉面丫头上前来。

  丫头沁儿今天是黑色三点式内衣,浅黑色长丝袜和黑色高跟凉鞋,外面披一片黑色薄纱,俏丫头的打扮是大同小异,只是颜色是白色。

  两只小丫头的部显得高耸肥,也许是我经常把玩刺的结果,在你罩的约束下勾勒出一道令人眼晕的深陷的沟,她们的确越来越成肥美了。

  两女将我搀入房里,替我下泳,用大巾将我的全身擦拭干净,让我趴在按摩上给我涂上按摩油后,四只粉细腻的玉手就在我的身上游走按摩侍奉起来,我时不时在她们的肥你上摸一把,摸得她们发出咯咯的娇笑声。

  今天不知怎么有些太累了,平里小丫头们还要不时用小嘴红舌、丰替我拭、按摩的许多花样今天还来不及享受就呼呼睡去。

  等我醒来时,看见刚才陪泳的两名情妇已经梳洗干净身着吊带低短睡裙和尖包头带袢高跟凉鞋等候我的吩咐,杨柳今天一身粉红,脚上是大红高跟鞋,浓密的波长发和一张薄施粉黛清新脱俗的俏脸显得很是风韵人,而薇儿一身黑也让人感到美妖娆。

  两女温顺地坐在沙发上等候着,见我醒来在看她们,都向我人地微笑抛出一个有些职业化的媚眼,两大美女的魅力果然不同凡响,我顿时有些冲动起来。

  我转身爬了起来,丫头们服侍我穿上宽松的睡袍,我见美娟的额头已经渗出汗珠,就让她先去休息一下,让丫头一人留下。

  我坐到两名女明星的中间,左拥右抱两只美貌风的大尤物,好一阵亲嘴摸玩,摸着摸着就分开两腿,将杨柳的头向下去。

  “杨柳我的儿,爷爱死你这张感的鲤鱼小红嘴了,高雅人的风度、清新俏丽的脸蛋,却长得如此一张人的小嘴,实在是品得一口好箫,加上温柔的小儿,每次都吹得爷飘飘仙,来,好好地跪在爷的跟前,替爷用心地吹含,今儿有你这小人的好”

  杨柳此时已完全是我的掌中玩物,哪敢不从,乖乖地跪下张开小嘴将我的小弟弟含入口中品咂吐起来。我美美受用之馀摸玩着面带红的薇儿,而眼睛的馀光和静静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的丫头沁儿调着情。

  但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原来腿间只有品咂的声音,杨柳这小人一直低着头,我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扳起来一看,眼眶都润了,红红的有些惹人怜爱。

  “怎么了,小人?”我从她的小嘴中漉漉的问她,杨柳却不开腔,低声地哭出了声。

  吹到一半,我的难抑,干脆换马算了,于是将杨柳搂坐在身旁,她便顺势扑在我的脯上痛哭起来。我让薇儿的小手抚,招呼丫头来接着吹,沁儿原来就是口技一,而今又得宠,在我的悉心调教下进步很快,一会儿就让我重新找到了感觉,吹得我眉开眼笑。

  心情一舒畅,我就开始安慰起杨柳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有爷在这里,你尽管说出来”

  “爷喜欢人家这张小嘴,人也知道。本来就给许多的臭男人玩过的身子,在爷的眼里不外乎是残花败柳了,摸也被爷摸遍了,也摆出各种姿势让爷美美地干遍了,横竖是这不值钱的身子伺候爷,人还有什么顾忌的。爷喜欢人家的小嘴,妾当然要服侍得爷高兴,替爷好好地用心吹含侍奉,让爷好好地受用。但爷只顾自己高兴,人家还有许多的事情挂在心上,怎么能够伺候好爷”杨柳那俏脸含泪的小模样真让我心疼。

  “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爷一定帮我心爱的小明星度难关”我也觉得于心不安,痛快地答应她。

  “好,只要有爷这句话,妾这不值钱的身子被爷玩死也心甘。我以前被那些达官贵人玩时,有些变态的死鬼将那些丑态用相机或摄像机拍下来了,当初他们在台上还无所谓,而今像老王已经下台,那些东西落入好事的人的手,还让人家以后如何见人呢?”说着说着,杨柳又哭了出来。

  也他妈怪你自己犯,当初有失检点,我心里暗暗骂她,但转念一想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逃脱那些的威呢,看来这个忙是一定要帮的。

  “你在哪些人那里留下了东西?”我温柔地问她。

  “红心那个死鬼丈夫就不说了,爷都拿着。老王的东西还放在那里,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就是电视台台长那个叫张金贵的,我有好些把柄都被他抓着,看来这次辞职他也决不会轻易放过我,人家实在是难办啊,爷一定要好好帮帮人家,杨柳儿求您了,”杨柳噎着哀求我。

  这时我的情绪已经被丫头挑逗得高涨无比,双手抓住沁儿的头发固定住她的脑袋,再将长长的狠狠地前后耸动,权将丫头的樱桃小嘴当着下面的美美地干着,干得沁儿口吐白沫几乎背过气去,终于了她一口。

  “杨柳我儿,今天爷权把沁儿的小嘴代替你一下,过几天爷把你的问题解决了你这小人如何来谢我?”我骨地问她。

  “那时,不管爷想出什么新奇古怪的花式,杨柳儿都陪爷玩,绝对让爷美美地受用个够”“好”我一听此言,非常高兴,搂过大货就尽兴地亲嘴起来。

  第二天我带着儿、梦莎和杨柳来到天池酒店 2032 号房取出了密码保险箱里所有的东西,光那些秽的 A 片和自拍的相册和像带就装了一个大号的手提箱。

  我们装好后发现保险箱里还有一枝德国产手和八发子弹,约五万人民币、一万美圆和八千港币以及一些存折和帐本,这些东西我简单查看了一下后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关好门出来了。

  回到车上,我耐心地翻看着大大小小的相册,有许多是在一些或隐秘或公开的场合照的,出现的女人有近十位,大多年轻,也有一部分徐娘风韵的,长得都很出色,几乎个个都是绝佳人。

  每本相册精心编排了一下,每本一个女人,第一部分是公开场合照的,打扮多含蓄高雅、丰韵人,而第二部分是隐秘场合照的,则大多打扮轻薄大胆暴感毕,显得风,至于第三部分主要是合影和上照,基本上是一丝不挂,秽下不堪入目,老王作孽深重啊。

  看来老王还是喜欢在外是贵妇、在家是妇、在上是妇的味道。

  杨柳今天显得分外高兴,见我一本本翻看,主动为我介绍,这是本市着名独舞演员,这是本市着名节目主持,这是本市着名模特,这是本市最漂亮的电影电视演员等等,说得我漾。

  翻到其中一本时,杨柳突然没了声音,难怪如此,原来是她自己的倩影留存,她含羞带怯地想掩上相册但我哪里依她,低声喝令她用小手抚我的小弟弟以平息火,我一页页地赏玩下去。

  有杨柳身着各种名贵时装套装在阳光下花丛中和公开场合的留影,据杨柳说是从她自己的相册中强要过去的,第二部分则肯定是老王自己拍的,简直没有什么审美情趣,就是让杨柳打扮得像婊子一样穿各种大胆暴的内衣薄衫在卧室里的留影。

  只有一张引起了我的兴趣,就是杨柳身着传统高叉旗袍扭动出雪白的大腿和一小瓣股的卖风情的留影,在风韵人的后面显得极其风

  而最后一部分和其他人大同小异,我反而没有兴趣了。

  看完后,我闭目养神,杨柳问我看起谁没有,我笑着说看起了一位“是谁呢?”她好奇中有些醋意“就是你这小妇”我笑着将她搂入怀中亲吻起来,杨柳也高兴地奉着我。

  在公用电话上我给本市纪委打了电话,老王的经济问题和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帐册、存折也被我曝光了。回到停在另一条街上的车上,杨柳问我为什么不用车载电话,我笑着对她说,什么时候多动动脑子,说着用手指捅了一下她粉的脸颊。

  对付张金贵显得极其容易和简单,因为这以前我对他的情况摸了底,经济和作风上的诸多问题使他根本无法反抗我的出击,加上他原来的后台老王已经彻底垮台,他小子也几乎成了一条落水狗,只是我没有兴趣和时间来彻底收拾他。

  当我们从一间有些隐秘的房间里达成易出来时,金贵是脸堆笑谄媚至极,坐在外间的三名女人一见我高兴地出来,而且手里提着一只大口袋知道大事已成都放下了心。

  “杨小姐,您辞职的事情我来给您办”看着金贵如此对待以前的情妇猛拍马,我越发觉得他面目可憎。

  办好杨柳的辞职事宜出来时候,金贵很高兴地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天志老兄,以前我们是不打不相识,有些误会请多谅解,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你打个招呼就行了,何必亲自来跑一趟呢。”小子猛套近乎,但我总觉得小子的眼睛闪动不已,似乎心里还防我一手。

  “张台长,你也别这么客气,大家以后还是要互相帮助,多个朋友多条路,得饶人处且饶人,事情不要做绝了,大家见面彼此才有个馀地。”我半是打哈哈,半是敲打他笑笑嘻嘻地说着。“是,是…”小子也没太听明白,只是急着要送我这个瘟神出门,此处不留爷,爷还不想呆了,我和三女走出了门。

  坐在车上,我将金贵的表现又重新在脑子中过了一遍,觉得悟出了什么东西。我搂紧我的明星情妇,得意地笑一笑“金贵啊金贵,你小子把爷当才出道的手,当着爷的面班门斧可跑不掉了,也该有人收拾你一下了。”

  本来是不想收拾他的,但小子太不懂事,惹出了我的怒火,今天我可要下狠手了…

  当我将手中提的货的不堪回首的往昔纪念给她看时,杨柳儿脸上浮了笑容,有些尴尬,有些高兴,有些难受,我知道此时的她必定是百感集,就没有说什么。车上此时只剩下儿,而梦莎没了踪影。

  不知不觉中,杨柳温顺地将臻首贴在我的脯上,纤纤玉笋充柔情意地隔着薄薄的西着我的小弟弟。

  我顺势一拉,她就势趴伏在我的大腿间,抬起头来浓密乌黑油亮的波长发映衬下,一张俏丽清新的脸蛋显得更加白皙粉,漂亮的丹凤大眼中漾、秋波游离,妩媚至极,也许是非常高兴,也许是为了争宠,她今天百般作态,伸出红舌丽的红感勾魂。

  我知道她今天是想以身报答于我,用她的感红和美妙的舌技取媚于我,我本来就好这一口,当然顺水推舟地拉开拉练放出小弟弟让他和杨柳儿的小嘴红舌直接作情的交流。

  闭上眼睛,享受着绝佳人的倾心侍奉,我的心中涌现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念头,如果让丽英为我吹箫不知味道如何…

  在外面吃了点东北饺子,味道也不是那么好,也许因为我不是一名东北人的原因。才坐到车上,车载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拿起一听,果然鱼儿上钩了。

  “走吧,到新世纪花园”我对儿说,杨柳问我去干什么“看戏”我笑着告诉她。

  三十分钟以后我们到了,一辆大众 PASSART 轿车停在那里,我知道这就是金贵的座驾,在另一边的树荫下是我的 SANTANA,我们一到,梦莎就走了过来,戴着墨镜,有些电影上女特务的味道。

  我打开车门,梦莎马上坐了进来。

  “怎么样?”

  “老张和一名女的下午五点半离开电视台,到西餐馆吃了晚饭就来了,七点五十分进去的,有一个小时了”梦莎准确地向我汇报着。

  我让儿和梦莎换上警服,趁此时间告诉杨柳,这里的一套单元房是老张新开发的一个窝,以前是在宾馆里,他这杂种觉得不方便,就移到这里来了,今天他给我们的东西可能只是翻录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可能在这里。

  “今天爷要将这小子的温柔乡变成破烂场,让这小子吃个大教训”我怒火中烧地狠狠地说,杨柳非常钦佩地看着我,似乎我已经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又过了一刻钟,我们上楼了,到了三楼,我指指右边,儿会心地一点头便开始敲门。过了好一阵,里面有了声音“找谁的?”“查暂住人口的”儿答应道。

  也许是听到女人的声音,里面有些放心,说“马上马上…”但过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金贵穿一件睡袍站在门口,挡住我们的路,有些傲慢地问“你们是哪里的?”

  “我们是这里派出所的,”儿回答“来查暂住人口的,今天发生了一个案子,要调查一下有没有人失踪”

  “没有”金贵说完就要关门,儿止住他,我们要进来看看。“别,我现在正忙着,你们市局的副局长老张是我的多年的好朋友,不信你们去问问”说着说着小子就要关门。

  我一见小子无礼,便从身后推开儿和梦莎走上前去。金贵一看是我“天志老兄,怎么是您,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我冷笑一声“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本市的电视台台长业馀时间在忙些什么,怎么会如此之忙?”金贵这杂种的脸都白了,两腿开始打颤,我假装没有看见,说完大家都进了屋。

  我走进客厅,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杨柳偎依在我的身旁,我也没有客气地搂住她的细,金贵一看杨柳温顺妩媚的模样,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儿和梦莎各提一只皮箱站在我的身后,戴着墨镜,显得英姿飒很是威风,想着上次公园历险时儿的熊样,我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一位呢,请出来见一见嘛”我朝着卧室对金贵使一个眼色,金贵早已了方寸,连忙走进去,过了好一阵子,他带着一名女青年走了出来。

  只见此女身着一袭白色柔姿纱的长裙,白色高跟鞋,白色长筒丝袜,披肩长发,一张脸蛋清新脱俗,大眼妩媚,小嘴玲珑,的确是姿出众。

  “这是李文娟小姐,这是天志”金贵为我们互相介绍,我的心里却在连呼可惜,好一位小美人又被金贵这个杂种糟蹋了。

  我对儿说“开始吧”儿和梦莎从箱中各取出一套仪器,对房间开始扫描探测起来,很快就将卧室和客厅里的三台摄像机探了出来,我从中取出三盘像带,对金贵说“来,咱们欣赏一下你小子是怎么忙的”金贵顿时精神瘫痪了,瘫在地上自言自语地说“天志,饶了我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我让儿她们看住金贵,带着文娟和杨柳进入卧室,打开录像机欣赏起来,看到自己被下地糟蹋作践的内容完全展示在陌生人的面前,文娟由羞怯到愤慨,痛哭起来,而杨柳似乎有些幸灾乐祸,有心无心地劝解着。

  我们出来时,一见文娟哭泣的模样,金贵知道什么都掩盖不住了,高声对她说,

  “你别哭,我只是因为太爱你了,才把这些东西录下来,怕你反对才没有告诉你”

  我对儿使一个眼色,她麻利地将金贵的双手铐在了后面,而杨柳却对文娟火上浇油“你别信他的,当初他玩别人时也说的是一样的”我低声对文娟说“金贵才玩你几次就对我说你味道一般,是你着他,否则他是怎么也不会开胃口的”

  文娟听到我们你一言我一语,顿时怒火中烧扑到金贵的身上就是一阵狂咬猛打,打得金贵鬼哭狼嚎、哭天抢地,实在是惨不忍睹,谁说女人没劲,恋爱中的疯狂女人劲儿可大了,丽英就告诉了我这个真理。

  我对梦莎说“检查一下窗户大门,别惊扰了邻居的好梦”我心里怕的是有人报警害得我好戏演不下去。

  等到文娟没劲了,我对杨柳说“来吧,他欺负你那么久了,今天爷给你一个机会好好发一下,可别下不了手,手没劲就用脚踹,你要不用心的话就可惜了爷爱你的心了”

  杨柳一听此言顿时来了精神,也许是被老张欺负狠了,也许是在我手下拘束得久了,此时的她浑身出一种恶的气息,让人胆寒。

  金贵一见才去狼又来虎,连声讨饶“天志老兄,杨柳大姐,我受不了啦,您们高抬贵手饶了小的吧。”我跷着二郎腿装没有听见。杨柳的岁数大些,手脚更加凶狠,一下是一下,打得我都闭上眼睛,搂过还在哭泣的文娟抚着她浑圆的肩膀安慰她“别哭了,有我在这里,他欺负不了你”

  很干了一会儿,杨柳也累了,金贵已经炎炎一息,我让她住了手。“金贵,你这今天也尝了女人的味道了,滋味如何啊?”“味道好极了,好得没法说”金贵还是不错的,难怪能当电视台长,幽默。

  “好吧,既然你小子还在嘴硬,今天我就成全你算了,来,你们两个再狠狠地收拾一下他”我故意大声对儿她们说,金贵小子一听此言,立刻软了下来。“天志,我的爷,您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我停了一下,慢慢问他“你真要我饶你吗?”“要,要,我真的要。”“好,只要你小子不再跟我耍滑头,我就饶你”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把我今天上午找你要的东西都给我吧,一点也不许剩,否则我立马叫你身败名裂,体无完肤,”我一脚将他踹翻在地,踢得他差点背过气去。

  “放了他”我对梦莎说。金贵这次可老实多了,将他的所谓珍贵的藏品全部了出来,我看看相信了他。

  又接着问他“你和文娟干了几次了?”“不多,加上今天才两次”“拍了几次?”“只有今天拍了,上次是在办公室,没有条件”文娟一听,本来是小声呜咽的又哭出了声。

  我见文娟太可怜了,就对金贵说“如果你还想好胳膊好腿地多活几年,就不要再碰文娟,她是我的人了,如果在工作上为难她,你小子在我手上的把柄我可以将你送到另一个世界,希望你是个聪明人,别再惹我”

  “不敢了,您再给我几个胆我都不敢了”金贵这样的小人真让人觉得厌烦,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能爬上台长的位置,这世界上好人多不得志,小人多得意忘形,世界的确不太美好,我想着想着离开了这个不想再来的地方。

  文娟和杨柳一左一右地坐在我的两旁,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刚才的经历已经让文娟这样涉世不深的女孩子相信了我,她将头伏在我的口,还在噎着。

  我安慰着她,平静下来以后才知道她是毕业实习的电影学院的毕业生,为了留下来不得不接受金贵这条的『关照』被他上了,看着清新娇小的文娟,我的心中涌动的不是而是怜惜之情,我将她搂紧了一些。

  杨柳用小手在腿间挑逗我,在我耳边小声说“爷,多好的人儿啊,您今天可要上了她,千万别放过这人的小尤物,让她成为您听话的小奴吧,我和薇儿在您下伺候您时,您可以拿她消遣解闷助兴,多好啊,电视台的新旧三大绝美女都服侍您,有多受用啊…”大货挑逗得我心中望的狂翻涌,我将文娟一把搂入怀里,只见一张俏脸上还挂着泪珠,显得煞是惹人怜爱,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似乎是世间的事太丑恶了,不愿看不忍看,等着别人强加的命运,多么柔弱的女孩子啊,我感叹道。

  当我低头想吻上去时,突然丽英的脸浮现在我的面前,想起丽英,想起在丽英面前说过的话,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卑鄙丑陋没劲,心里特别难受,泪水扑簌簌了下来,心如碧空初晴,平静透明。

  我抬起头来看看窗外,车已经到了江宁挢头“停车”我对儿说。

  车一停下,我就和三女下了车,看着滔滔的江水缓缓流逝,我的心中充了悲凉和无奈,『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多少人世间的悲离合事,不废长江万古,在母亲河的宏大与无悔面前,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与无奈。

  我默默地站着,任江风扑面,而缓缓动的江水如一只巨手抚摩着大地的创伤,也抚摩着我心灵的伤口,我的泪在,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三女默默地陪着我…

  突然我疾步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提出那几个装录像带的口袋走到江边丢了下去,看见这些记录着污秽和的东西马上消失在滚滚江水中,我的心情舒畅起来,看到我的脸上出了笑容,三女也轻松起来。

  我笑着看了杨柳一眼,又微笑着向文娟走去,张开了臂膀,文娟一看我高兴地扑了上来。

  我将她一把搂住,轻轻抚她美丽的头发,在她的耳边说“一切都过去了,让我们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文娟感激地抬头看着我,我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为她祝福。

  看见一辆 TAXI 开过来了,我招手让它停下,将一张大钞递给司机,我把文娟送上了后座,关上了车门。

  文娟看着我,挥动小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眼泪却下来了。我也有些难舍分离,眼眶有些润“好自为之、多多保重”我对她不断地叮嘱。

  车慢慢启动,但文娟终于把头伸出车外,大声问我“我知道你叫天志,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何天志,不过你还是忘了好,其实我只是一个坏男人…”

  在车子扬尘而去时,我惊愕地发现自己脸上保留的却是上次苦苦练习过的周润发式的微笑,也许文娟永远也忘不了我… wwW.ejUxs.cOm
上一章   红尘佳人如烟事   下一章 ( → )
含笑著《红尘佳人如烟事》于宜居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红尘佳人如烟事最新章节,致力打造红尘佳人如烟事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宜居小说网,宜居小说网是红尘佳人如烟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红尘佳人如烟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红尘佳人如烟事全文阅读。